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早上上班,电梯到了四楼产科,停了,电梯门开了一半就听到外面歇斯底里的大吼:“出来!出来!靠边!”


我正低头看着手机,一抬头,看见几个比我还茫然的“平民”,我喊:“外面抢救,靠墙出去!”


门一开,几个护士推着平车哐蹚一声冲进来。我们赶紧贴着墙溜出去。车子上应该是个产妇。


外面还有几个家属,想进来。打头的护士指着他们喊:“别进来,爬楼梯!”(进人会延缓电梯关门)


已经有人强行取消了所有楼层,直接按了强制手术室。


我站在电梯门口发愣,心里砰砰直跳。旁边有人问家属怎么回事。家属面如土色地摇头,浑身发颤。


(跑去产科八卦了一下,胎盘早剥大出血,后来只能把子宫切除了。当时腹腔都是血,子宫内外的韧带里也都是血,子宫整个浮了起来。后来主刀捏着阔韧带,用力把韧带里面的血撸出来,捏平止血之后,才能把子宫离断,切掉。孩子也不大好,去抢救了。手术过程我也不大懂,就听了这么个大概)

评论(52)

热度(1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