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五官科门诊一大早哇啦哇啦的。我们的检查护士跑过去看热闹。


隐约就听到有人在骂“毫没有。。。。。”(土话)我估计就是没有医德啊,没有素质啊什么的。


过了一会,小护士回来了,我赶紧问:“啥事?啥事?”


说其实没有吵,是一个病人说卡鱼刺了,跑上来要拔,没挂号、不排队,要求马上拔。医生没理他,让他出去。他就顶着诊室门骂,说医生掉钱眼里了,我又不是不给钱,先拿出来不行么?啥啥啥啥的。


然后呢?


然后大声嚷嚷了一会,大概会厌松了,鱼刺自己掉出来,他吐掉之后就走了。



?????还有这种操作?

五官科跟二货一起值夜班,来了一对夫妻抱着个六个月大小孩来,出鼻血。二货看了看,填了点棉花就好了,但是常规要验血常规。


夫妻两个拿着验血单子愣在当场,妈妈的表情快哭了,把我吓了一跳,问他们怎么了。因为看着年纪比较大,以为是老来得子的珍贵儿,心疼孩子,我就插嘴说你们也别太紧张,验血扎一针而已。


过了一会,血单子回来了,没什么事情。妈妈哇一声哭出来。爸爸拍着她背安慰了一下,然后解释给我们听。


他家三个孩子,老大十三岁的时候查出来白血病,医生建议怀二胎取脐带血。结果老二生出来血型不配,本来家里欠债很多,也不打算生了,结果意外怀孕,然后想再试试,后来老三的脐带血可以用。


本来挺好的事情,家里卖了房子继续给老大治疗,正在恢复期。但是三个月之前,老二查出来,白血病。


今天老三出鼻血,夫妻两个半夜抱着他来了。。。。。。


(其实我一直觉得,为了脐带血生二胎这个事情,从伦理上就不是很应该。)

(下面有妹子很反感我的观点,我觉得可能有一个地方需要解释一下。因为除了脐带血移植,他还是有骨髓移植的机会,而且,化疗也是有作用的。同时,脐带血治疗并不是彻底治愈,他还是有复发概率和各种并发症的可能。。。。。我觉得现在的新闻报道一直在渲染这是多么美好的治疗方法。但是这种治疗风险太大了,再生一个病孩子的风险——当然也可能父母只是想搏一把,生一个健康孩子“养老”,脐带血只是附带,那倒,虽然残忍,倒还可以理解。)

今天一个九十几岁的老头来住院,一个人来的,我问病史的时候问到家庭关系,他答我,结过婚,妻子已经殁了,没孩子。


去过抗美援朝的老兵,所以日常工资还有医疗报销其实挺宽裕。


我说最好叫个家属来,手术后包着眼睛怕摔倒。他说没家属呀,我没有生,也没有死。我反应了一会,他是说自己没有生孩子,还活得挺健康。


后来老爷子打电话叫了一个侄女来管他,很利落地拿了个红封袋,装了钱,要塞给侄女。他侄女客气地推了几下就收了。


老头挺精神,站那里标枪一样。

早上一个快出院的病人说要测个血型。我说都出院了,现在验你得下午才能出院了。下次感冒什么的验血常规一起验就完了啊。


她说可以等,很想马上知道血型。


我一脑门❓❓,还是给她验了。


下午的时候拿到验血单,B型。她说哦 这样啊,我妹妹A型。然后一脸期待望着我。


我茫然。。。。你妹妹A型。啊,怎么了?


她是不是跟我亲生的?医生你看照片,她跟我爸妈还有我都不像的。(拿手机照片给我看。)


你那个。。。。。。我按住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,很正经地跟她说:“血型不说明问题的,要看亲不亲生要做亲子鉴定的。你去公安局那边的鉴证中心问问,我们这里没有。


然后她就走了。。。。。。。(头也不回地走了,走了。。。。。不跟我解释一下原因么?)

又被生活击打一下。固然早就知道。真正让我难受的大概是那一瞬间,想把操蛋事情合理化的自己。

【白夜追凶】【双关】隐藏4

第四章

徐莉莉:

任迪的事情解决之后,周巡又带着人一头扎到那个连环杀人里。其实韩彬他们就是为这个过来的。

这个案子,关宏峰还没来得及教关宏宇怎么分析,他坐在那里有点茫然。周巡而且为了给他在海港支队面前长面子,拼命问“关老师”意见。

他发现韩彬每次都给他合适的提示,他编不下去的时候就不动声色地接上分析。

这人的控制力不像关宏峰一样收敛,若有若无地在他四周飘荡。

关宏宇又扭了一下脖子。

中午的时候,他说回去喂鱼,到家和关宏峰交接。关宏峰一眼发现他的精神力有变化。他冷冷地说:“你留心韩彬,这人很复杂。”

“这人很强。”关宏宇说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关宏峰说。

“你嫉妒了?”关宏宇问。

关宏峰转开头,说:“我走了。”

关宏宇突然推着关宏峰的肩膀,把他,按在墙上说:“我什么意思?韩彬说,他们冤枉我毫无意义,也许,事情本来是对着你去的,现场那么长的头发,可能是你的,血迹可能是你的,皮肤也可能是你的,可指纹为什么是我的?”

他慢慢靠过去,低头舔着关宏峰的脖子,说:“为什么?”他伸手关上了关宏峰身后的电灯。

家里为了安全,窗帘是厚重的遮光窗帘。关了灯的房间暗了下来,鱼缸的灯还亮着,卧室的灯还亮着。

关宏宇推着关宏峰往前走,关掉了鱼缸的灯。关宏峰打了个趔趄,关宏宇抱着他的背,说:“小心,这里暗?”

关宏峰说:“放开。”

关宏宇吻着他的锁骨:“命令我。你为什么不命令我?不控制我?心虚?高贵?厌恶?你明明都已经把我拖到这种境地了。”

两人拉拉扯扯地推到了卧室里,关宏宇关上了灯。

关宏峰,海水一样平静的精神力,在恐惧的层层压力之下崩溃了。





【白夜追凶】【双关】隐藏3

第三章

徐莉莉:

于是关宏宇打电话给周巡,说自己累了,晚上不来了。

周巡说也行吧。你那个相好啊,正在闹。

关宏宇不自在,说:“我什么相好?别乱说。”

周巡干笑两声,说:“你那个朋友任迪啊,一直让你找她弟弟。你说巧不巧,找着了。”

关宏宇说:“听口气不是好消息。”

“对,你上午说那个富二代收到的恐吓电话可疑,真没错,是有绑架,正好是任迪的弟弟被错绑了,发来的照片他姐姐看到了。”

“那……”关宏宇踌躇起来,“差得怎么样?”

“在查呢,现在任迪在那里闹,说是你昨天把那个阔少的帽子给她弟弟戴上,他才会被错绑了。你别来了,躲躲啊,韩彬在这帮着分析呢,有方向了。”

“什么方向?”关宏宇问。

“唉?”周巡笑起来,“还真关心啊。”

“废话,我关心受害人!”关宏宇说。

关宏宇挂了电话,左右踱步地在想着,昨天到底有没有把帽子戴在那个孩子头上。

关宏峰看他的表情,没有说话。

最后关宏宇穿上外套要出去。

关宏峰顿了顿,没有拦他。

到了支队,任迪看到他进来,红着眼睛扑过来。一边抱着他,一边捶他。

关宏宇有点尴尬地望向旁边人。那个留着小胡子的人是韩彬。关宏峰交代过,压住自己所有的精神力,任何一点泄露,那个韩彬都会察觉。

韩彬饶有兴趣地看着他,两人的目光接触,关宏宇客气地点点头。对方也点点头。

他现在无法感受,只觉得是个普通的斯文人。

后来的事情有点失控。任迪绑架了那个富二代,威胁他老爸拿钱去赎他弟弟。

但是关宏宇最后找到的弟弟已经成了一具尸体。

任迪绑着富二代上了天台,要杀人。

韩彬说:“其实我可以控制住她的情绪。”

关宏宇不同意,他站在天台上,苦苦劝任迪放手。韩彬在他身边看着他们。

情急之下的关宏宇根本顾不上压制精神力,他的力量弥散在四周,努力感受着任迪情绪的洪流,但是绝不控制。

韩彬的精神力在四周围起了一个结界,外面赶来的人只看到Dom的力量在控场。

等惊觉不对的关宏宇收起精神力,才发现韩彬的帮忙。韩彬收起了控制力,对他伸了一下手,说:“第一次见到,这么强的,力量。”

关宏宇咽了口口水,不敢握手,他再迟钝也明白了。这人是什么意思。

【白夜追凶】【双关】隐藏2

第二章

徐莉莉:

日子就这么一个案子接一个案子的过下去。昭雪的希望遥遥无期。关宏宇变得比原来沉默、忍耐,他也几乎要忘了那一次天地毁灭一样的精神控制。

有些时候,他趁着破案的时候调戏一下小警察,偷偷去喝场酒。关宏峰连打带骂,气急败坏,让他不要作死。

“那你控制我呀!”关宏宇几乎想喊出这句话来,“怎么都行,你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不。关宏峰只是像个最普通的人,一个,发愁焦虑,心事重重的哥哥。他无视每天在房间里嚣张扩散的Sub的精神力,仿佛他感觉不到。关宏宇也不由疑心他是不是真的感觉不到。

后来关宏宇在夜店碰到个叫任迪的歌手,喝了一夜酒之后,晃晃悠悠回来了。关宏峰拎着他的衣领,塞到水龙头下面冲水。然后无奈地灌了自己一瓶啤酒,去上班了。

队长周巡目瞪口呆地看着喝了酒的关宏峰,然后还有女人找上门来。整个公安局兵荒马乱地看好戏。

关宏峰只能躲到法医室里。高亚楠一边解剖着尸体,一边摇头说:“那女人只是一个没有精神属性的普通人而已,我看他们俩没什么,就是乱喝酒。他心情不好?”

关宏峰问:“谁?心情不好?”

“还能有谁?”高亚楠说,“你俩还没睡?”

关宏峰吓了一跳,说你胡说什么?

高亚楠抬头说:“你想想我是胡说吗?”

关宏峰说:“能量相配的Dom和Sub多得是,他不应该和我。”

高亚楠吐了嘴里的口香糖,又换了一片,说:“你这样的,他这样的,你见过其他的人?”

“见过。”关宏峰说。

“那你介绍给他认识。”高亚楠笑着嚼着口香糖说,“你是说海港那边的韩彬?试试啊,我觉得行。反正受控制的Sub不能对Dom撒谎,多一个人相信他不是坏事。”

关宏峰无措地看着满脸看好戏的高亚楠,说:“你到底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你要是真的敢介绍他俩认识,我就相信你真的不想。”

后来,也不用关宏峰介绍,海港支队的人联合办案,带来了顾问韩彬。

韩彬第一眼见到的是关宏峰,两人以前见过,但是没正式认识,握手的时候,关宏峰又看见了那种南极冰山一样的控制力。

韩彬对他笑笑,说:“好久不见。你的精神力,好像,变了一些。”

晚上,关宏峰回家,让关宏宇别去了。关宏宇问怎么了。关宏峰答:“那个韩彬,他恐怕能戳穿你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