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随手的梗

周巡有段时间被同事叫狗子。因为他随时随地吃任何人的东西,随时随地可以睡觉。经常有人一扒拉椅子就看到一团毛绒绒的物体铛一声栽下来。

其实大家也知道他是累了,几天几夜地不睡觉,熬案子。

关宏峰反正只是顾问,愿意来就来加加班,不愿意来就说喂老虎。

那天他拿着一个饭盒进来,看周巡靠在窗台那里打瞌睡,烟夹在手里,松松的也不掉下来,烟灰快要烧到手了。

关宏峰把他手里的烟拿掉,看他继续头一点一点地在瞌睡,刘海油腻腻的,抵在磨砂的窗玻璃上。窗外面亮亮的,他的脸有些反光。

关宏峰蹲下去,仰头看着周巡的下巴,形状好看的唇。他抬手想碰一下什么,又放下。

周巡睁开眼睛,看到他,笑起来:“老关啊,干嘛呢?”

关宏峰摸着他的头发,慢慢站起来,弯腰吻他。周巡往后退了一下。又犹豫地迎合过来,两人细细地吻在一起,周巡的胳膊围着他的脖子。柔软的。像周巡的睫毛。

周巡的睫毛动了动,睁开眼睛,看到蹲在地上的关宏峰,笑着说:“老关啊。干嘛呢?”

胡思乱想的关宏峰有点尴尬地站起来。“没什么。”

评论(21)

热度(1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