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小人儿19

上一章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18

      关宏峰翻身把周巡压在下面。

 

周巡还是怕他亲,直接趴那里,满脸绯红地把脸埋在枕头里,说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

关宏峰的脸在他背上磨蹭,说:“好热。”又笑着说:“你背上还有青春痘。”

 

“都一把年纪了,还青春痘?”周巡把手伸到后背挠了挠自己的痘痘,手又被关宏峰咬住,慢慢地舔。

 

周巡也不知道什么反应,是缩回来好,还是放那里好。就觉得火烧火燎,全身酸痛,好像他舔的也不是手指。

 

关宏峰还在说他:“因为老是熬夜吧。”语气安静,但他的手指冰凉,都是汗,摸着周巡的皮肤,从脖子到腿,杂乱无章。

 

冰凉的凡士林倒在周巡的两股间,手指在慢慢揉着他。密密的吻落下去,又像是亲着,又像是呵着气,关宏峰仿佛觉得,身下这人随时会化掉,落在虚空的黑暗里,或者,变成其他什么,不再是这么热,这么明亮的,周巡。

 

“周巡,周巡。”关宏峰的声音在那双发烫的耳朵边重复,像呻吟,咒语,呼唤,像无意义的杂音。

 

台灯的灯光亮得灼眼。凌晨的光线和街外的人声。周巡听到窗外缠绵扑腾的雨声。

 

周巡感觉到身体后面什么硬硬的顶着。

 

关宏峰抱紧他,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样,凶蛮,绝望,不讲道理。他咬着周巡的肩膀,头发擦在周巡的脖子梗里面,他在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

周巡反手摸着他的脸,安慰一样地擦掉那些可疑的眼泪。

 

然后关宏峰进去,周巡的身体温暖柔韧。

 

他身上的气味描着边,带了蛊惑一样把周巡覆盖住。像他刚才说的那样,他想把周巡摁在办公桌上,出来,再进去。就像更早之前,更多的臆想那样,在这个身体里辗转掠夺。

 

是的,他想的,很早以前,只是这些想法被一寸寸掐灭在最初的时候,从来没有成形,从来没有真正出现过。他知道它们存在,他不允许它们存在。

 

那现在呢?他只是需要再承认一次,它们一直在的,一直在等,死灰复燃,涅槃重生,报纸下的大象,庞然巨物,轰轰然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

接下来会有什么,无穷的后患,不能改变的副作用,他无法控制的未来。

 

不重要,不重要,不重要的。周巡在这里。

 

关宏峰,周巡会恨你。关宏峰用了第三人称对着自己说活。

 

我知道。

 

关宏峰的手扣着周巡的手指,汗湿的手指顺着他指尖压下去,扣在一起。我想和你在一起。

 

 

周巡感觉自己被钉在床上了,一下一下顶得他想吐。

热,奇怪的是身后的人体温一直比他低,好像很冷静一样,捣进去,再安抚一下,再逞凶,再安抚一下。周巡起先还吱哇乱叫,再后来整个人就昏聩起来,迷迷糊糊凭他折腾。

 

他无法克制地用着力,就好像在故意夹紧一样。这让周巡觉得羞耻起来,想挣脱似的抬起头来。

 

他的脖子好看极了。关宏峰想着,咬了上去。

 

“窝草,你是狗啊。”周巡忍了半天他的折腾,拍着他胳膊,说,“留印子了。”

 

“让我看看。”关宏峰说。他说看,却是慢慢舔上去,认认真真的说:“没有印子。这里有。”他的手刚才拧在周巡腿上,那里有些青紫。

 

“操。”周巡看到腿上除了淤青,还有一片湿滑的白色液体。“去你的,射里面了,起来,我去洗洗。”

 

“那是你的。我戴套了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一个猛扑把他摁在床上,说:“什么意思?你想说你技术好?还有你家哪来的避孕套?”

 

“起来洗洗。”关宏峰顾左右而言他,“你得放松一下。”

 

“洗完你了跟我回支队。”周巡说。

 

关宏峰犹豫了一下,回头看他,说:“你也太直接了。”

 

两人沉默,就这么对坐了一会,关宏峰说:“那再吃个早饭吧。”

 

周巡发现他的意思居然是同意了,跪坐起来说:“好啊,你做啊?”

 

于是关宏峰去厨房煎了鸡蛋,热了牛奶,烤了面包,他慢条斯理地做着早饭,等着周巡在卫生间里淋浴。

 

有些尴尬,有些温柔,有些无法言说的紧张。

 

周巡坐在那里吃着面包,怕他反悔一样盯着他。

 

关宏峰往周巡的玻璃杯里倒上牛奶。

 

然后他也去洗澡,对着镜子把乱糟糟的头发抹平。他去房间,开着门,穿衬衫,毛衣,穿上有点厚的外套,系上围巾,戴上手表。

 

像个仪式,某种告别的仪式。

 

 

周巡带着他到了支队,一路上没话找话。但是关宏峰出了门之后就不怎么说话,偶尔周巡转头看他,就发现关宏峰一直也在看他,带着微笑。于是他也微笑着看他。

 

两人到了支队,小汪一看到他就大叫起来:“祖宗哎,你们两个。可算回来了,求你们接个电话行不行?”

 

周巡说:“这不是回来了么,对了,关老师有点事情,你给他做个笔录。”

 

“什么笔录?”小汪也没多想,看到关宏峰就扑上去,摸着他胳膊和腿说:“您没事了?医院说你一早上就回复正常了,然后一转眼就不见了。就算好了也别那么着急,好不好,应该让我们来接一下。我们以为你怎么了。还有高法医怎么也不接电话?”

 

旁边赵茜递给周巡一张纸,说:“高法医在医院留了张产假申请单?让医生给我。她都不来单位了,是不是昨天我们半夜让她照顾关老师,她生气了?”

 

旁边还有叽叽喳喳的人在向周巡和关宏峰汇报事情,说昨天小周把一个嫌疑人审得崩溃了,交代了一些事情,等到物证把那些毒蘑菇种出来,基本就定案了。他们也渐渐发现,周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

关宏峰默默看着他。

 

周巡拿着手里的高亚楠的请假单,对着关宏峰问:“就这样,拖延时间?让他好跑?你的代价可够大的?”

 

小汪还在问关宏峰:“关老师,您什么事情要做笔录?”

 

“没什么事情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盯着他看,一字一顿地说:“关、老、师。”他猛扑过去把关宏峰掐着脖子摁在地上。旁边人吓了一跳,上来拉他们两个。

 

关宏峰捂着脖子爬起来,说:“你冷静一点。”

 

周巡吼他:“滚!”

 

关宏峰在支队人的窃窃私语里慢慢走出警察局。

 

 

 

过了几天,周巡还是胡子拉杂地坐在自己的车子里,手里翻着几页资料。后座有一个人拉开车门坐了进来。

 

周巡抬头看了一下后视镜,镜子里看到那人戴着帽子,帽子下面一道面颊上的疤痕。

 

“怎么不戴口罩?”周巡问。

 

那人笑笑。

 

“他的秘密到底是什么?”周巡继续翻着手里的纸。

 

“除了诬陷我,还有黑暗恐惧。其他我就不知道了。”那人摊摊手。

 

“我想你哥肯定有苦衷。”周巡说。

 

“这可真没有证据说明他有苦衷。”关宏宇说。

 

“那就查。”周巡把手里的纸灌进一个文件袋,递给他,“这是伍玲玲的资料,还有那次案件,两个海关稽查的资料,他们是武警出身,你能找到路子吧?”

 

“行。”关宏宇拿过袋子,说,“那,亚楠的产假你搞定啊。”

 

“知道了。”周巡嫌麻烦地摇头,“滚。”

 

“气别撒我头上呀。”关宏宇开门出去。


END

我写的《白夜追凶》同人相关目录

评论(72)

热度(1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