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情人节

(本来是七夕的,写到一半才发现,七夕是夏天,衣服不对。。但是我发现,我想象里的老关永远是穿着大衣和围巾的,加上情节也改不了了,随意吧,就情人节吧。)

 

关宏峰回家之前接到一个短信,是关宏宇发的,说:“周巡突然闯进家里,我在天台。”

 

关宏峰于是先上来天台,发现穿着背心短裤的关宏宇缩在墙角瑟瑟发抖,赶紧脱了外套给他披上,再把围巾解下来,围上他脖子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

关宏宇揉着鼻子说:“我特么知道怎么回事?幸好监控里看到他了,赶紧拿了手机就跑出来了。阿嚏。现在怎么办?”

 

“楼下没有其他人,他一个人来的。”关宏峰说,“我去打发他走,等会如果我发一个空格短信,就说明安全,你也不要回家里去,去音素酒吧。买个口罩,打的去。”

 

“行。”关宏宇紧了紧外套,从关宏峰手里接了两百块钱,说,“周巡这一天天的往这里跑,什么意思?”

 

关宏峰也回答不出,叹口气往楼下走。开锁进了门,还要装作吃惊的样子,看着客厅里的周巡,问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

周巡在吃什么东西,说:“不是你说的么?你这门,压着锁头两点,就能开。唉?你今天怎么穿这么少?”

 

关宏峰吸口气,把脾气压下去,打开客厅里的灯,问:“难得休息,你跑这里来干嘛?”

 

“嗨,习惯了,以前休息也不都跟着你备班么?闲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休息。”

 

“就顺便来我这里搜一搜通缉犯?”

 

周巡笑起来:“你看,你看,又多心了。跑来找你聊聊天,我们吃饭去?”

 

关宏峰走近来,才发现周巡吃的是喂老虎的磷虾干,问他:“我要是养条狗,你是不是连狗粮都吃?”

 

周巡笑着一甩头发,拉他胳膊说:“走走走,请你吃火锅?”

 

结果两个老男人就发现,今天不适合出去吃饭,路上熙来攘往,各色餐馆爆满,火锅店也一长溜的排队。

 

周巡手里捏着张三十几号的等位单,问老板娘:“过啥节啊?这么多人?”

 

“情人节啊。“老板娘抱歉地说,”二人位有点人多。“

 

周巡对关宏峰说去其他地方吧。老板娘还想挽留一下,说:“其他地方情侣更多啊,我们火锅店还算比较空的。”

 

关宏峰起身示意走了,说:“别凑热闹了。”

 

车停得有点远,两人在街头走着,周巡点了支烟,说:“怪不得今天小汪死乞白赖请赵茜吃饭。”

 

关宏峰觉得这话有点不对,想回一句:“然后你请我吃饭?”再一想,更不对,只能说:“别吃饭了,你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

“那不行。”周巡说,“难得关老师赏脸。”他转头,看到关宏峰有点缩肩,问他:“你冷啊?”

 

刚才怕周巡怀疑,关宏峰没有再去拿件外套,他确实有点冷,再加上天已经黑下来了,顺势点头说:“有点冷,我还是先回家吧。”

 

周巡突然笑着搂住他的肩,说:“我看你真是虚了。”

 

关宏峰比他高点,被这么搂着,周巡就挤得很近,关宏峰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,看了他一眼,说:“你要是再抱着,等会该有人上来卖玫瑰了。”

 

正说着,有人上来说:“情人节扫微信,送可爱玩具灯了,先生了解一下我们的公众号?”

 

周巡笑着摆手。对方手里拿着个二维码的塑料卡,看周巡拒绝,还是不放弃地对关宏峰说:“先生了解一些我们的公众号?外贸原单,工厂直销,原创设计。扫码送仙女棒了。”他手里捏着一支点着了的烟火棒,还有一大串的led玩具灯。因为整个人亮闪闪的,关宏峰倒是呼吸轻松了一点,指着他手里的小熊led灯,问:“要不这个灯卖给我吧?”

 

“先生你扫一下二维码,我免费送您一个。”

 

“我没有微信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对方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才,说:“十五块。您是支付宝还是现金?”

 

周巡目瞪口呆看着关宏峰掏钱包买了一个玩具灯,干笑着问:“送谁啊,要?”

 

“不送谁。”关宏峰说,“放家里。”

 

后来周巡开车兜了一圈,实在找不到吃饭的地方,只能送关宏峰回去。天已经有点黑了,关宏峰开着那个玩具灯,放在后座。

 

周巡在前面,看一眼后视镜,再看一眼,憋不住想笑,问:“你就这么喜欢这个灯?”

 

“嗯。“关宏峰认了。

 

“有童心。“周巡点着头说。

 

关宏峰叹口气,头靠在椅子上。

 

周巡说:“干嘛呢?饿了吧,你看你还冷。你等会。”他停车,跑到路边到麦当劳买了点东西出来,递给关宏峰一杯热饮,说:“喝点吧。”

 

关宏峰看着热饮,再看看周巡,皱着眉头拿过杯子,问:“你今天,到底找我什么事?吃饭是有话说?这儿说吧。”

 

周巡干笑着坐进车子里,说:“先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

“真的有话说?”关宏峰喝着热饮问,“上次说给我申请的顾问费黄了?”

 

“没没没,没黄,过两天到了。”周巡开着车,“再说了,真要缺钱,你跟我说,哥们拿着工资也没地方花。”

 

关宏峰看看手机,关宏宇回复说:“已到音素。”

 

到了家里楼下,周巡把那袋麦当劳递给他,站在他对面欲言又止了一会,挥挥手,说:“那行吧,改天再吃饭了。”说着坐进车子里去。

 

关宏峰站在车旁边看着他。

 

两人在车子内外僵持了一会,周巡看着关宏峰一手拎着麦当劳,一手抱着熊宝宝灯,突然噗嗤笑了笑,摇下车窗看他,说:“不让我上去坐会?”

 

关宏峰摇头,又慢慢踱步,靠在车窗上问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

周巡伸手理了理刘海,眼神飘开去,说:“那个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

关宏峰手搭在车顶,低头看他。

 

“我想上去坐会。“周巡说。

 

“然后呢?”关宏峰又问。

 

“我不知道然后怎么样。”周巡认真地看着关宏峰说。

 

关宏峰说: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

 

关宏峰回到家里,把袋子里的汉堡拿出来,给自己倒了杯牛奶,喂了喂老虎。

 

突然门铃响了。

 

关宏峰看了看监控,又是周巡,他关了监控,把门打开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

“我。“周巡站在门外说,“你不是问我到底想说什么么?我就想来说一声,我是同性恋。”

 

“我知道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你知道?”周巡问。他觉得自己豁出去了说出来的事情,好歹得收获点惊讶、犹豫、鼓励、我们不歧视之类的话,让自己死死心的正常流程。

 

结果对方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

周巡有点怀疑,刚才是不是自己只是说了“明天要上班”?

 

“而且,”周巡继续往下说,“我喜欢……”他咳嗽了一声.

 

“我。“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眨了一下眼睛,拿手指擦擦眉毛:“那,那行,你知道就行。我,”他往后退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

结果关宏峰真的把门关上了。

 

周巡愣了愣,冲回来敲门,说:“你他妈真关门啊。”

 

关宏峰没理他。

 

周巡拿了个曲别针,把门撬开了,进去说:“关宏峰,你什么意思?”

 

关宏峰有点无奈的说:“是,我知道了,你喜欢我。谢谢啊。然后呢?”

 

“你给个反应啊。”周巡说。

 

“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关门的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吸了口气,坐到关宏峰边上问:“恶心?难受?让我滚远点?”

 

关宏峰摇头:“好像没有。”

 

“那你,欣然同意了?”周巡试探着问。

 

“也没有。”关宏峰摇头。

 

周巡挠头,这种状态不在任何预案之内。

 

“那要不?”周巡试探着拿手掌按着关宏峰的额头,靠过去,亲到关宏峰唇上。

 

关宏峰很有探索精神地没有动。

 

两人的嘴唇软软地贴在其一起,然后分开,周巡舔舔唇,看着关宏峰。

 

关宏峰摇头。

 

周巡叹口气,想站起来,说:“那行吧,我走了。明天上班啊, 别忘了。”

 

“我是说,”关宏峰伸手拉住周巡,按着他的头,让他弯下腰来,“我是说这么亲不大对。你把嘴张开。”关宏峰又亲上周巡,两人的唇舌交缠起来,周巡腿一软,单膝跪在关宏峰膝盖上。

(行吧行吧,接下来我再努努力 @看不见的星球 )

下一章 http://idaplease.lofter.com/post/1cbc3f81_efc0e33b

评论(29)

热度(1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