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侯爷(1)

早上拿手机码的脑洞。随便看看,最近可能没空更文了。


     长丰侯府。


     管家老刘在对长丰侯关宏峰汇报些家用事务,其实整个府上只有侯爷一个人,二公子关宏宇出征日久没有回来过,也没多少事。主要还是关宏峰的亲兵卫队,有一个人去了兵属营做了什长,现在缺着一个名额。老刘于是拿了个名单让关宏峰挑人。


正说着,外面有人报,说那个做错事的小兵打完了军棍,现在要进来给侯爷磕头,然后撵出去。


关宏峰也没在意,但是看到那小兵是自己进来的,不是别人拖进来的,随口问了一句:“打了多少军棍?”


“五十。”那人头冠不整,胡子拉杂,说“五十”的口气仿佛在说:“不算什么。”


关宏峰看他穿着大营的标兵衣服,回头对老刘皱眉说:“他是营兵?怎么在我这里当差?”


长丰侯府的家丁应该算是私兵,而营兵是领朝廷军饷的,老刘拖营兵来府里当差,明显是在占便宜。


老刘却心里一口血吐不出来。营兵但凡能到侯府当家丁,是个清闲体面的好差事。不少人送钱给他想进来,他倒是兢兢业业没拿钱,挑了几个身强体壮、老实稳妥的人进来的。


但是这个叫周巡的营兵,在大营里能干老实,弓马娴熟。老刘看中他酒量不错,让他进府里看管酒器,陪客人行酒。可是这人一进了府里就开始不服管教,贪杯误事。


昨天因为来了几个闲散客人,关宏峰略陪着坐坐就走了。留下几个家丁门客陪客饮酒,那个周巡就肆意妄为起来,喝得烂醉,酒器也一口气少了三个金卮。


周巡还在说:“侯爷,我周巡是个骑马拉弓的粗人,实在管不了家务。”


关宏峰不知道老刘心里苦,还点了点头,说:“本来营兵就不该做这些细碎事情。”他又看看周巡,说:“打了50军棍还站着?体格不错。”他转头对着老刘说:“就让他补那个亲兵的缺吧。”

 

结果喝酒误事,还丢了贵重东西的周巡,莫名其妙成了人人艳羡的卫队亲兵。


卫队里的其他人不解其意,只以为是侯爷看重的人。卫队长还特地排了周巡牵马。


结果一上来就出问题,关宏峰是个文官出身的武将,上马下马都得别人扶着,平常牵马的亲兵管得很牢。但是今天碰到周巡,他哪里知道战功赫赫的长丰侯爷,连马都不会骑。


他只是把马头拉稳,目视前方,等着关宏峰坐上去。等了一会没动静,回头一看,关宏峰在盯着他。


关宏峰也是心里苦,旁边老刘还带着一堆家仆在送他出门,他要是直接叫周巡来扶自己,这面子还要不要了。


两人对望了一会,周巡才反应过来,赶紧半跪下,扶稳马镫,请侯爷踩脚。

(梗来自星球太太的小号@镜 为什么没法@?因为是小号么?)


 


评论(21)

热度(1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