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18

上一章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17    

 周巡没理他的威胁,说:“自首去吧。老关,就是个窝藏罪,情节不重,你犯不着因为这个把我喂老虎。”

 

关宏峰说:“我是窝藏罪,宏宇呢?杀人犯?”

 

“他有没有杀人,要查!你没有见过案卷,没有见过证据,没有问过证人,你凭什么相信他没有杀人?凭他是你弟弟?凭你看着他长大的?人是会变的!醒醒。你是警察,你只应该相信证据。”周巡跳在沙发椅子上对着他喊。

 

关宏峰说:“你说的对,人是会变的。”他把脖子里围巾解下来扔周巡身上,“别着凉了,周大队长。”站起来边走边说:“我已经不是警察了,所以我想相信谁就相信谁,我不看证据。”

 

周巡裹着他的围巾跳脚说:“你特么什么时候学会耍流氓了?你干嘛去?”

 

“洗澡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你快把我变回去,支队一大堆事情,你以为他们找不到我,不会疑心到你这里?”周巡说。

 

“‘关宏峰’还躺在医院里呢?疑心我什么?你要是交代过小周你在这里的话,刚才就该威胁我了。你怕那几个小的冲过来逮捕我,所以谁都没说,对吧?”关宏峰开着浴室门脱衣服,对着周巡说话。

 

关宏峰很慢地洗完澡,拉开浴帘出来,发现周巡站在淋浴间外面。关宏峰拿毛巾挡了挡身体,低头问他:“你在偷看我洗澡?”

 

“你特么耍流氓上瘾了是吧?”周巡还团团裹着那条围巾,“老子要上厕所。”

 

关宏峰把周巡放在马桶圈上,蹲在边上拎着围巾,免得他掉下去。

 

周巡说:“你把脸转过去。”

 

关宏峰把脸转过去,听到周巡放水的声音,断断续续的,说:“你这是紧张呢还是前列腺不行了?”

 

“去你妈的,快点把我变回去。”周巡恼羞成怒。

 

“明天再说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一口气憋在胸口,动弹不得。

 

洗完澡,穿上睡衣,关宏峰打了盆水让周巡洗澡。周巡把满腔的脏话摁回去,怒气冲冲、噼里啪啦在水盆里折腾着。

 

关宏峰在旁边刷牙。周巡突然想起来,问:“我上次来你家搜查,只有这一支牙刷?你俩用一支?”

 

关宏峰把牙膏吐出来,漱口,说:“啊。”

 

“呸。”周巡说。

 

关宏峰把牙刷甩干。

 

周巡又问他:“他就一直住在这里?”

 

关宏峰不答,对周巡说:“你睡沙发吧。”

 

周巡说:“为什么?你上次不是说怕外面有老鼠蟑螂?”

 

“里面有我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

关宏峰不说话,拿了块手帕给他,等他擦完了又找了条干净围巾包着,放到沙发上。

 

“那我要上厕所怎么办?”周巡拉着他的衣服。

 

“旁边那个塑料碗,明天我收拾。”关宏峰说着把他扒拉下来,“晚安。”

 

 

支队里,一片兵荒马乱。关大顾问躺医院里了,周大队长又消失了。关着的两个嫌疑人铁齿钢牙,纹丝不动。

 

大家知道周巡又变小了,但是周舒桐当时去接他了,后来又不见了。

 

被小汪问得快哭了的周舒桐缩在椅子里说:“周队就是跟我出了血透室,然后他说有事情,让我先走。我问什么事情,他说你别管。”

 

“然后你就回来了?啊?就这么大一点人,路上碰到只猫怎么办?”小汪差点跳到桌子上骂他。旁边几个人把他抱住:“汪哥,汪哥,算了算了算了。”

 

“算个屁,都去找去啊!”小汪大喊。

 

“要不,我。”周舒桐怯生生站起来,“去问问关老师?”

 

“关老师还躺着呢。”赵茜说,“别去烦他了。我问过高法医,她说后来没有看到周队回来。”

 

“高法医一个孕妇,一直在医院也不好,要不我去替她一下?”周舒桐说。

 

那边小汪拿手指着她,没说话,停了半天,说:“你去审讯室。”

 

“我?”周舒桐一惊。

 

“你去。”小汪说,“我给你打下手。”

 

“汪哥?”

 

小汪示意边上人都去工作,然后对她说:“别紧张,审不出也没关系,天亮了顾局会来审的。你先进去,需要吓唬人的话,就给我个眼色。赵茜,资料弄好了么?”

 

赵茜点头,把手里文件夹递给周舒桐,说:“关老师也说过,审讯你很有天赋,自信点。周队我去找。”

 

 

关宏峰关了卧室门,开台灯睡觉。

 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突然觉得胸口一沉,一睁眼,就看到周巡满脸胡渣地压在他身上,应该是刚才偷亲了他。

 

“睡得挺香啊。”周巡嘲讽地说。

 

“平常倒是经常怕你拿枪冲进来,刚才确实睡得香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你跟我自首去。”周巡勒着他脖子想拽他起来。

 

关宏峰顺手把旁边的毯子掀起来,把周巡也盖进被窝里,问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目前这个情况,周巡没穿衣服,关宏峰穿着睡衣,就这么扑身抱着,周巡有种微妙的吃亏的感觉。

 

周巡还在勒着关宏峰的脖子,冷不防腰上被摸了一下,不由僵住了。

 

“我能问一下么?”关宏峰双手摸着他的腰,摩挲着往下面移动,“你上次说的,不谈恋爱,先上床的提议,还有效么?”

 

“F**k you。”周巡掐着他肩膀,“你都拒绝了。”

 

“我说我去喂老虎,我没说拒绝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你先起来。”周巡按着旁边的枕头想要撑起来,又被拦腰抱紧了,一只手还搂在他背上,指甲慢慢蹭着皮肤。

 

 “你。”周巡忍着身下的某种酸痛,说,“你谁啊?我看你今天像关宏宇。”

 

“你以前又不认识他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恨恨地说:“想明白了,就认识了。有些话是你说的,有些话是他说的。你们两个完全不一样。难怪晚上我见到他一点都不觉得尴尬。”他还想坐起来,发现关宏峰把膝盖立起来,顶在他两腿之间。

 

“尴尬?”关宏峰的膝盖蹭着他两腿内侧,说,“因为我说回去喂老虎,所以你尴尬了?”

“闭嘴!”周巡说。其实现在的事情明明更尴尬,但是一说那时候的事情,原本以为过去的羞愤又回来了。

 

“其实,”关宏峰说,“那时候我想在你办公桌上做一做。”

 

“闭嘴。”

 

“你说让我控制,也行。我在想,裤子都不用脱,顶在办公桌子上面,进去,再出来。只是可惜工作场所,总是不大好,又没有准备。”关宏峰满嘴胡说八道,手在下面一下一下地箍紧、滑动着。

 

“你是因为关宏宇,所以不想跟我搅在一起?”周巡森森然地说,“现在又是什么意思?把我/睡/服了,其他好解决?”

 

“不止因为宏宇。”关宏峰的左手摸着周巡小小的脸,然后按着他的头发,想他拉近来。

 

周巡侧过脸,免得又被亲得变小了。

 

关宏峰咬着他的耳朵说:“不止,我说过我控制欲太强了,我有太多的事情,没法说,不能说,不知道怎么解决,又不能告诉你。我,不想把你卷进来。”

 

“到底什么事情?”周巡说,他耳垂被舔着,浑身汗毛直竖。

 

关宏峰把他搂在胸前,慢慢摇头。

 

“那现在怎么又想把我卷进来?”周巡挣了一下,自己也发现,没用什么力气。

 

“真不是我卷你进来的。”关宏峰无辜地说,“我门都锁了,你还撬进来的,怎么弄的?”他继续抚摸着那滚烫的皮肤。

 

周巡整个人红起来,说:“你个神经病。这也是你的控制是吧,让我自己送货上门?”

 

“是啊。”关宏峰说,咬着他的肩膀和脖子。

 

“老关。我他妈不认识你。”周巡嗯地闷哼了一声,手臂撑着关宏峰的肩膀,整个人仰了起来。

 

关宏峰一手扶着他的腰,看着他的身体,说:“这么多年,你要是知道我对着你在想什么,你更不会认识我。”

 

“你在想什么?”周巡脸色红得潮湿,眼睛蕴着水气望向他。

 

“为人师长不该想的事情。”关宏峰的手指在周巡身后那紧紧的通道里慢慢揉搓。

 

“你算屁个师长。”周巡说,“晚节不保。”

 

“你是说宏宇的事,还是现在这事?晚节不保?”关宏峰笑着问他,手上的力气更大了点。

 下一章 

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小人儿19



评论(38)

热度(1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