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16

上一章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15   

  关宏宇于是出去跟物证搜查去了。

 

周巡坐在办公室里伸腰。他很少这么坐镇后方,觉得有点心神不宁,不停地让小汪、赵茜、关宏峰汇报情况。

 

关宏宇说:“你有空睡睡行不行?这么好精神。”

 

小汪说:“她们家里没看到什么东西,但是楼下花坛有泥土翻动的痕迹,里面挖出了很多砸碎的玻璃制品。”

 

关宏宇说:“玻璃内壁都黑了,估计拿喷枪烧过,能查出的东西有限。这俩小姑娘厉害啊。”

 

赵茜汇报说还在公路设卡,交警也在帮忙。关宏宇其实对现场物证不大感兴趣,就说那我来看看。

 

周巡也确实累了,打着哈欠在桌子上趴一会。

 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电话来了。是物证的何主任,问周巡:“关宏峰呢?”

 

“出去设卡了,怎么了?”

 

“你不是说,只有他能让你变回来么?我细查了一下,你们两个人的神经系统都有点特别,可能都对那个毒品有过敏反应。你让他也小心点。”

 

周巡一愣,拿电台呼叫,没人应。再打电话,关宏峰不接,小汪不接,最后赵茜接了,语调好像正跑着喘气,说:“周队,我在医院。”

 

周巡站了起来。

 

“嫌疑人找到了,关老师冲上去的时候,被迎面撒了一把药粉,好像就是那个毒品,他……”

 

“他怎么了?”周巡压着声音问。

 

“身体动不了了,医生说,像是麻痹性瘫痪。”

 

周巡一阵阵眩晕,他强撑着问:“嫌疑人呢?”

 

“汪哥带回去了。”

 

“哪个医院?”周巡问,“我过来。”

 

“关老师让您在支队审人,这里已经叫了高法医过来。”赵茜说。

 

“我问你哪个医院!”周巡大吼。

 

“市三医院。”赵茜说,“急诊科。”

 

周巡疾步往外走,正碰到小汪押着人进来。周巡看了两眼嫌疑人,咬牙切齿地交代小汪先审着。

 

周巡到了医院,发现关宏峰不在急诊科,再一问,推去血透室做毒物透析了。

 

又跑去血透室,正看到“关宏峰”躺在一张血透床上,医生拿着一张纸在说什么,旁边高亚楠陪着。

 

周巡慢慢走过去,听医生在说:“基本就是这些风险了,你签个字。”他看看关宏宇,说:“手动不了?我拿个印泥来按个手印吧。”

 

高亚楠问:“我签行么?”

 

医生看了一眼高亚楠的肚子,说:“夫妻可以的。等一下,我去拿个授权书。”他顺手把两边的床帘都拉起。

 

关宏宇看到周巡进来了,说:“犯人审完了?”

 

周巡坐到边上说:“又跑不了了。”他捏着关宏宇的手,问:“动不了?”

 

关宏宇摇头:“知觉都没有了。”

 

周巡抬头看看高亚楠,笑了笑:“夫妻?”

 

“你不说谁知道。”高亚楠笑得有点勉强,又盯着关宏宇定定地看。

 

关宏宇看着她的眼睛说:“亚……小高你去帮我拿瓶水?”

 

高亚楠知道自己的眼睛有点红了,急忙转身出去。

 

周巡没发现,盯着关宏宇看了半天,说:“你还担心我瘫痪。”

 

“嗯。”关宏宇的心思不在这里,盯着走出去的高亚楠。

 

“你亲我的时候,我会复原。”周巡说。

 

关宏宇急忙转头看他。他现在是不能动,能动他就想往后蠕动了,他问:“什么?”

 

“试试看。”周巡捧着他的脸,就亲了上去。

 

外边高亚楠签完了字,拿了一瓶水,掀帘子正进来。

 

关宏宇说:“不是,亚楠,这个。”

 

后面还跟着来开机器的医生和护士。

 

高亚楠定了定神,把水递过去。

 

旁边的护士上来给关宏宇的左胳膊做血管穿刺,目不斜视地忽略周巡。

 

周巡在旁边热切地看着关宏宇,拿着他的右手抬起来,又放下,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

医生问了一下关宏宇的体重,然后开机器,调参数,说:“有不舒服就打铃。”这话应该是交代看护的,他左右看了看高亚楠和周巡,最后对关宏宇说,“那个,注意胸闷情况。”

 

关宏宇用力点头,十分认真地听着注意事项。

 

医生一走,周巡觉得胸口开始闷,他趴在关宏宇的床上,高亚楠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

关宏宇说:“你把帘子都关上。”

 

高亚楠赶紧把四周的床帘都关紧,然后一回头,看到床边一件衣服,周巡不见了。

 

高亚楠小心地掀开那件衣服,看见周巡躺在里面。

 

周巡有点挫败地抬头说:“看来不行啊。老关,你再把我变回去吧。”

 

高亚楠知道周巡有时候变小的事情,只是不大知道细节。关宏宇大致讲了一下。高亚楠于是把周巡拎起来摁到关宏宇嘴上。

 

没变回来。

 

最后高亚楠只能把周巡放进关宏宇的病号服口袋里,自己出去打电话给关宏峰。

 

情况过于复杂,连关宏峰都愣住了。

 

他犹豫了半天, 说:“周巡不接触那些毒物的话,他自己能慢慢回复的。”

 

“恩。”高亚楠说。

 

“宏宇,宏宇。”关宏峰实在不知道说什么,“我过来。”

 

“你怎么来呢?”高亚楠说,“你来了,他也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

“亚楠。”关宏峰听着对面压抑的啜泣声,说,“你先别着急。”

 

高亚楠挂了电话。

 

关宏峰困兽一样在房间里团团转,窗外是漆黑的夜。

 

 

周巡现在什么也管不了,只能躺在关宏宇的衣服口袋里睡觉。心跳声让他觉得安全,也就这样睡着了。

 

高亚楠拿着盆水给关宏宇擦手。

 

关宏宇只觉得手指一阵刺痛,他抬眼看着高亚楠,高亚楠慢慢摇头。

 

毛巾里倒了稀的苛性碱,能让他的指纹暂时消失几天。刚才医生让他按手印的事情吓到高亚楠了。

 

关宏宇忍着疼,点点头表示知道了,突然又抬头说:“我觉得痛了。”

 

高亚楠眼睛里涌上泪来,笑着说:“血透有效果了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周巡从衣服袋里爬出来问,“什么效果。”关宏宇抬了抬手,说:“能动一下了。”

 

周巡低头,正看到高亚楠给关宏宇擦手。突然一愣。



 

关宏峰电话突然响了,他一看,关宏宇打来的。

 

他慢慢接起,不说话,那边也没有声音。许久,关宏峰突然听到周巡的声音,说:“老关。”

下一章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17


评论(18)

热度(103)

  1. 昭然若堂望春花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