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15

上一章[白夜追凶]【峰巡】小人儿14


关宏峰把门关上,落锁,转头对周巡说:“继续说啊,还有什么不满?我拿手铐拷你?不同意你去现场?然后呢?”

 

周巡不知道他这么大火气哪里来的,平常自己乱发脾气的时候他也就笑笑,一时有点怂,想了想说:“那个……”他挠头。

 

 “然后就不管自己随时可能变小,随时可能瘫痪,一定要跑去现场给别人添麻烦?”关宏峰语气平静,“今天你就在这里待着!”

 

“那,总要有人去公路布控。”周巡说,“那我注意一点。”

 

“今天你就在这里待着,布控我去。”关宏峰说着,转身想要开门出去,周巡啪一下把手按在门上,挡着他说:“给你点脸你还真蹬鼻子上了啊?”

 

关宏峰转头看他。

 

两个人就很近地看着对方的脸。

 

周巡突然有点不自在地放下手,意思你出去吧。其实他挡着路,关宏峰也没法开门,就很幼稚。

 

“你想说什么?”关宏峰问。

 

“我发脾气不是因为你把我拷上了。”

 

“我知道。”

 

“你知道什么?”周巡问。

 

关宏峰不说话。

 

“我发脾气是因为你说,算了吧。”周巡说。

 

关宏峰沉默良久,他本来以为断得及时果断,干脆漂亮。他不提,周巡也不会提,结果周巡提了一次,又提一次。

 

“你说得对,我控制欲太强了,我俩不合适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?”周巡说,“你这是借口!”

 

你说过,还不止一次,关宏峰心说,虽然确实是借口。

 

但是,用得着借口么?关宏峰心里想,他俩这叫分手么?本来就是一开始脑子发热,稀里糊涂亲了一口的事情。

 

“耍赖!”周巡又说。

 

关宏峰发现他说得很恰当。

 

关宏峰缓了口气,说:“你知道自己是因为这个发火就行,别拿自己冒险,那只会给案子添麻烦。”

 

“行。”周巡说。

 

关宏峰想开门,又回头看看周巡,以为他还想说什么,结果拧开了门锁也没什么声音,于是开门想出去。

 

“要不,再试试?”周巡终于还是问了。

 

关宏峰心里做好了一百个再次拒绝的预案,却说不出口,站在门口发愣。

 

周巡伸手把门关上了,问他:“再试试?”

 

关宏峰摇头。

 

周巡把头靠在关宏峰肩膀上,问:“谈恋爱不行,要不直接上床算了?这就和你的控制欲什么没关系了,你要控制,也行。”

 

关宏峰被压在门上,不由咽了口口水。

 

周巡话说得很轻松,人却满脸通红地顶着他的肩膀,尼玛这种话都说出来了,再被拒绝就只能切腹以谢天下了。

 

结果门锁响的声音,周巡抬头看见满脸汗的关宏峰,背着手在开门,结结巴巴跟他讲:“我,我,回去喂喂老虎。”

 

七情上脸的关大顾问,在支队里大衣翻飞地冲了出去。然后是一脸充血、满头青筋的周大队长,在办公室门口呼喝着人起来干活,今天不抓到那两个嫌疑人,谁都别想下班。

 

大家窃窃私语,这两人又吵架了,吵挺凶啊。

 

 

今天的关宏宇依然不想知道哥哥的感情问题。

 

其实他哥哥也不想跟他讲。但是关宏峰又怕脑子发热的周巡再跑去现场出事情,关宏宇最好是去现场。那么,作为一个替身演员,有权利以及义务,知道自己今天的剧本是什么级别的。

 

“我能不去么?”关宏宇哀嚎。

 

“你别理他就行,估计他也不想理我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我能找亚楠聊天聊得亲热点,然后表示你还是喜欢女人行不行?”关宏宇问,然后发觉这算是给自己往头上戴绿帽子。

 

“行。”关宏峰同意。

 

“他打算来硬的怎么办?”

 

关宏峰迷茫地看着提问的关宏宇,半晌,声音有点气弱地说:“他不会的。”

 

“会也没事。”关宏宇穿完裤子,脱上衣,换关宏峰的毛衣,怪笑着说,“大不了我把他给……”砰一声,关宏宇被他哥推在墙上了,摁着。

 

关宏宇身上套了穿一半的毛衣,肩膀动不了,只能喊,“不是,不是,哥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说我大不了揍他一顿。”

 

关宏峰松开手,说:“去吧,小心点。”

 

关宏宇到了支队,发现大部分人都出去了,只有周巡气压很低地坐在大办公室里一个椅子上,旁边的警察们都绕着他走。

 

关宏宇也小心翼翼地绕着他走,问周舒桐,关卡布控查得怎么样了。

周舒桐因为受伤,也被留在这里了,摊手说还在查,布控范围已经扩大。估计过了今晚还没抓到,就只能发通缉,先把案子搁置起来。

 

关宏宇逗她说那两个种蘑菇的小姑娘,我们要不要去查查水管工。

 

这个古早的游戏梗,周舒桐有点没反应过来,周巡倒是笑了,说:“胡扯什么呢?”又问:“喂了老虎,不带点吃的给我?”

 

关宏宇路上顺手买了两个小蛋糕,其实是给高亚楠的,但是手里提着呢,只能给了周舒桐一个,另外一个给周巡,说:“奶油的。”

 

“不吃。”

 

关宏宇赶紧拿回来给周舒桐,说:“你拿去给高法医。”

 

周舒桐哦了一声,嘴里叼着蛋糕叉子,拎着小蛋糕去法医室了。

 

周巡抬头看了一眼关宏宇,他本来以为再见到老关,自己会尴尬得头掉,结果现在好像也还行,看他在那里讲笑话自己还能笑出来。

 

周巡叹口气,就这样吧,结束了就结束了,不尴尬就行。

 

关宏宇看看在那里发呆的周巡,心里有点内疚。这事吧,他觉得,如果不是自己在里面夹着,两人估计就成了。

 

关宏宇坐下来问:“晚饭没吃?我给你叫个外卖?”

 

周巡抬眼看看他,摇头说:“吃了泡面了。”

 

“物证那边怎么样了?”关宏宇问,“还有那个老阿姨呢?”

 

“医院说手术结束了,但是人深昏迷了,要她的口供,估计难。”周巡叹口气,拿了支烟,“物证那里只找到写培养孢子。”他笑起来,“还要种出来看看是什么。”

 

关宏宇看着他的烟盒,有点想拿一支,只能忍着,说:“他们家里呢?没有成品什么的留下?”

 

“小汪还在搜,本来我想去。”

 

“还是我去吧。”关宏宇说。

 

“行,当然你去,别激动。”周巡以为他又要生气了,回头看看也没事,又觉得违和,又在想不尴尬就好。

 

 

 


评论(20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