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囚禁1



关宏峰被关在监狱里。关押最危险罪犯的监狱。

那些监狱都是单独的,在地下一千多米的岩石层间,用高强度的双层玻璃球铸就,人在里面,有基本的生存所需,少量的健身设备,受核准的书籍电脑,没有通讯,不允许探监。24小时无死角的监控。

 每两周会有后勤船,从岩石层里进来,带来新的给养和电池,取走垃圾、排泄物、废空气。只有这种后勤船能在岩层中前进,一旦开走,通道会在地层压力之下自动合拢。没有越狱的可能。

 每次随着后勤船进来的,除了干活的狱卒,还有一名心理医生和随行的保镖。

 但是今天只有保镖周巡来。关宏峰问:“心理医生呢。”

 答:“不知道呀,说今天不用来了。我想想我还是来看看你。顺便。。。。。。”他把一份卷宗扔到关宏峰面前。

 关宏峰打开卷宗,是一份杀人案的笔录和现场照片。

 关宏峰在看纸页,周巡打着哈欠说:“十几年前,十五年吧,那时候我刚来,啊唷,他们对你那个排场,我进来不准说话,不准跟你眼神接触,你的每一句话都要记录,所有你写的东西都要带走。”

 关宏峰抬眼看看他。

 周巡说:“现在你看,心理医生也三不五时就不来了,我找你聊天,拿东西来给你解闷也没人管,你可是过气了。唉,这案子你怎么看?”

 关宏峰继续看着案卷,问:“不是说,等你升上刑警队队长,就不用来这种鬼地方当定期保镖了么?你还没升?”

 周巡说:“这不是,怕没人来看你,所以我自请降级,继续做我的小队长。”

 关宏峰抬头看他。周巡眼睛和他对了一下,赶紧摸着头发说:“当队长哪有现在这么舒服,轻松,还有你帮着看看疑难案子。哥们现在的破案率,到处受嘉奖。”

 “你又不要升官,要嘉奖做什么?”关宏峰说。

 周巡躺在沙发上,好像睡着了,关宏峰又看了一会案卷,说:“很有趣。”

 周巡半梦半醒地搭腔,说:“只有你能帮他了。”

 “帮谁?”

 “嗯?那个受害人啊。”周巡揉着眼屎坐起来,“帮他找到凶手。”

 关宏峰把手里的卷宗放到桌子上,说:“你一直在想帮谁,可我只喜欢看这些东西,很有趣而已。”

 周巡笑着摇头,说:“这话说的,说起来,你到底为了什么关进来的?”

 “你没查么?”

 “查了,查不到。”周巡说,“我的等级查不到。”

 “反正也只是一些说不了的事情。”关宏峰把卷宗递给他,说:“我要看这个案子的所有直接证据。”

 “那不行,东西拿来被发现,我还要不要干了?你就说你看这个看出了什么情况?”

 “你可以不拿来。”关宏峰说,“我只是解解闷。我也可以不发表意见。”

 “啊呀。”周巡站起来,在鱼缸边晃悠,对里面的鱼说:“老虎啊,你这个主人不是个好人。”

这时候,狱卒进来,示意东西换好了,可以走了。

周巡拿着卷宗要走,关宏峰对他说:“查查那个男助理。”

周巡笑着对他眨了一下眼睛,不出声地拿口型说:“下次我给你拿来。”


下一章   囚禁2 

 


评论(11)

热度(1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