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端午

津港支队的工会活动很难组织。因为一大堆警察忙得鸭头狗脑,谁有空组织什么歌咏比赛、文艺汇演、知识竞猜。大家的呼声就是,领导,实际一点,实际一点。

于是工会活动就很实际地剩下了两种,一,给已婚职工发毛巾、肥皂、卫生纸。二,组织未婚职工和其他单位未婚职工联谊,简称相亲。

这个端午节,工会主席老刘同志,张罗了一次端午节包粽子联谊活动,要求所有未婚人员参加,会有市一医院的单身医生护士来。

本来周巡和关宏峰日常不参与这种事情。但是这次周舒桐也不想去,她又被她爸逼急了,拉人出来垫背,说:“单身的都得去啊?那队长和关老师怎么不去?”

在边上听着的周巡,把手里一支铅笔给撅断了,果然就听到老刘说:“那周巡你也去,给大家带个头。关……关顾问不是工会的人,你随意。”

周巡说:“不去。”

老刘转头盯了他一眼,又往周舒桐那边斜了两下眼睛,意思是,帮个忙,让她去,这次好几个单身男医生呢。

周巡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,强行转移话题说:“大家伙过来讨论一下啊。”

老刘气得转头,又去看关宏峰,说:“那关队你去不?今天下午2点开始,就在我们食堂,近。”

关宏峰听他在叫关队,这口气就差说求了,只能说:“那我去转转。”

一听他去,周舒桐说:“那我也去。”

周巡赶紧隔着办公桌说:“行行行,老刘我给你面子,我也去转转。”

下午的时候,周巡和关宏峰带着一票人杀往食堂。老刘怕女儿反感,自己没跟着来。
赵茜、周舒桐他们几个年纪小的不怎么在意这事,小汪为了表示赤胆忠心,穿着便衣,满脸谄媚地跟着赵茜。
剩下那些警官们,一个个脸刮得干干净净,头发洗好,发型吹好,警服熨得裤缝笔挺,皮鞋刷得油光锃亮。几个女孩子也认认真真画了妆,戴了假睫毛。

周巡看看这么热烈,突然有点过意不去。这种事情他没什么兴趣,不代表下面的人没兴趣。想想工作这么忙,害得大家没空谈恋爱,集体相个亲也只能在单位食堂里,随时准备着出警。
周巡把自己想得心酸起来。于是市一医院工会来的时候,周大队长插科打诨,各种介绍,把自己的手下一个个都夸上了天。
那边的工会主席是个胖胖的大妈,心领神会,一搭一档,相互吹捧。
食堂准备的糯米、箬叶、线团、豆沙、红枣也一盆盆都端了上来。等周巡那边吹牛吹得差不多了,就招呼大家一起来包粽子。

因为周巡刚才说赵茜唱歌好,几个警察看小汪在,故意起哄让赵茜唱歌。

关宏峰一直坐在窗边看着周巡在耍宝。

周舒桐端着一脸盆东西想过来,结果被一个小伙子拦住了,对方双手递给她一张名片。周舒桐看看名片,其实是一张病人复诊联系卡,但是上面印了医生的名字和电话。
那个小医生一脸汗地问她:“警官,我,我叫张梁,您贵姓啊?”

周巡一脸笑地绕过他们两个,想过去陪关宏峰坐一会。结果看到一个女的端了一个盆,坐到关宏峰面前。

关宏峰有点诧异地抬头看看那位,对方笑笑说:“就坐一会吧,我一个人怪尴尬的。”她伸手说:“林湘萍。”她眉目清秀,只是眼窝略凹进去,看上去像在瞪着人。

关宏峰点点头,伸手跟她握了一下,说:“关宏峰。”他看林湘萍坐下来,补充了一句,“我不是他们单位的,只是来逛逛。”

林湘萍噗嗤一笑,说:“我知道呀,我们工会主席提醒过了,说只有你是临时的顾问,其他都是在编的。她还说你们队长,长得特别帅,让我们多留心。”

关宏峰不由转头看看对面那个胖胖的大妈,说:“那是你们工会主席?”

“我们都叫她徐妈,”林湘萍往叶子里填糯米,说,“你别介意,她也是好心,怕我们找的男朋友不合适过日子。”

“那你?”关宏峰往旁边偏了一下头,“不去那里?”那边好几个小伙子姑娘们已经开始互相留微信号。
周舒桐那边留完了微信号,还想过来,看看关宏峰对面坐了个人,犹豫了半天没敢动。

林湘萍拿粽子叶折了一个漏斗,手上拈着个枣子,自己先咬了一口,说:“我这人神神叨叨的,看不上别人,别人也看不上我。”

关宏峰正看到旁边周巡坐在几个小护士当中,也不包粽子,手里捏着块豆沙馅在咬。关宏峰不由一笑。

林湘萍往粽叶漏斗里塞糯米,把叶子折起来包上。她动作不大熟练,两手捧着不知道怎么办了。关宏峰赶紧拉了一根棉线,帮她把粽子绑起来。

林湘萍拎着那个粽子看了看,问:“还行吧?”关宏峰只能点头表示还行。其实粽子角边上,糯米在往外漏。

“哎呦,包上了呀。”周巡突然就坐了过来,手臂搭在关宏峰椅子背上,又像是搂着,又像是没碰到,说,“老关,介绍一下呗。”

关宏峰靠在椅子上看他,林湘萍自己伸手跟周巡握了握,说:“林湘萍。”

“护士?”周巡突然伸手搂了关宏峰的脖子,问,“医生?”

关宏峰往边上躲了躲,又看看林湘萍,林湘萍只能自己说:“做心电图的。”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说:“肌电图,睡眠呼吸监测什么的。”

周巡一脸懵逼地点头,表示知道了,又挤着关宏峰,从他胳膊下面去拿粽子叶说:“唉,老关,你会包粽子么?”

关宏峰说:“包是包过,只是家里包的都是肉粽子。”他往前倾了倾,避开周巡搭在他脖子上的手,拿起两张箬叶叠成漏斗的样子,往里面填了一把糯米。

对面林湘萍手里正拿着线备着。等关宏峰折好叶子,两个人对面用力绑紧了线,一个粽子就好了,还是挺难包的四角形的粽子。

周巡手里捏着粽子叶,往里面填了点糯米,扭了两下没法折起来,看看他们两个在包一个粽子,把手里的东西扔盆子里,说:“啊呀,不会不会啊。你们继续。”他用力拍了拍关宏峰的背,转身走了。关宏峰抬头,目光跟着他。

林湘萍也抬头看看周巡,问:“这就是你们队长?”

关宏峰继续看着周巡,点头说是的。周巡昨天还熬了半夜,满脸的胡渣,头发也不干净,那边他就手又拿了一个枣子在啃,对着食堂的师傅抱怨,没有肉馅。

食堂师傅说肉粽子的馅要先腌好,现在去准备也来不及,再说这么多姑娘小伙子,弄得满手油腻腻的不合适。

周巡说中午不是剩了那么多红烧肉么?端出来做馅行不行?

师傅说哪有这种事情。但还是跑进去拿红烧肉和酱油。

林湘萍噗嗤一笑,说:“他也真是想得出办法。”

关宏峰看着周巡说:“特别是吃的上面。”

林湘萍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,关宏峰回神问:“怎么?”

“你刚才,”林湘萍托着脸说,“在笑。”

关宏峰又抬眼看了周巡一眼,再看林湘萍,不明白她什么意思。

林湘萍低头继续包粽子。

关宏峰抬起手表看看,他们来了有一个多小时了,这时候走了应该不算影响气氛,于是对林湘萍说:“失陪了。”

林湘萍笑着点点头。

结果他还没站起来,一个小姑娘拖着他们一个小警察过来,对林湘萍说:“姐,我说你比测谎仪灵多了,他不相信。”两人看来聊得挺开心,小伙子笑着说:“我没不信,我说测谎仪本来就不大灵。”

关宏峰往外让他们,小姑娘把小伙子按在林湘萍对面的椅子里说:“可是林姐特别灵。”小姑娘把小伙子的左手拉到桌子上放平,说:“林姐能猜出来你昨天晚饭吃的什么。“

“不用猜。”林湘萍说,“方便面。”

“那他有没有前女友?”小姑娘笑着说。

林湘萍笑起来,四个手指放到那个年轻警察的脉搏上,搭了一会,问:“有没有前女友啊?”

旁边女孩子对着小伙子比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,他于是不说话。
林湘萍手指沿着他手臂外侧的肌肉,划了一圈,说:“他心里的回答是,有。”林湘萍点头说,“你有前女友,不过分手挺久了。”

边上的人都笑起来,几个警察在鼓掌。围上来的人也多了,又换了一个人坐上去,让林湘萍测一下他有没有前女友。

关宏峰站在人群外面看着林湘萍,周巡站到他后面问:“这是什么路数?心率?呼吸?肌肉反应?她是说她做心电图的吧?”

关宏峰摇头,对周巡说:“可能吧,主要还是在看细微的表情变化。其实审讯的时候你也能做到,只是她更巧妙。你平常可太粗暴了点。”

周巡笑着看他,说:“关老师啊,当年学审讯的时候,谁教我发脾气的?红脸白脸扮这么久,现在说我粗暴?”

关宏峰不看他,笑笑。

旁边市一的工会主席站在他们边上,叹气说:“小林这神叨叨的样子,是找不好对象了。”

周巡刚才跟这位大妈聊得不错,听她叹气,顺口安慰说:“没事,这说明她特别聪明。”

大妈眼睛一亮,说:“唉,周队长啊,你们一天到晚审讯调查的,其实倒是不怕她这个样子的吧?”

周巡敷衍着说:“我怕什么呀?”

工会主席满眼放光地拉着周巡说:“你要是不怕,你让她相相面。小林啊,来来来。”大妈把周巡推到林湘萍对面的桌子上,说:“那你来看看周队长。”

林湘萍看看周巡,又抬头看看关宏峰,转头问他们的工会主席:“看什么?”

工会主席大概心里急,讲话都不管含蓄了,说:“你看看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。”

林湘萍看着周巡,说:“他喜欢会包粽子的。”大家都以为她在插科应景,笑起来。

林湘萍突然伸手拍了拍周巡的手,说:“别气馁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回应你,不过你看起来不像是单相思。”

周巡一脸问号地问:“谁?我?”

他下意识地一抬头,看到关宏峰转身在往外走。周舒桐想跟上去,关宏峰笑着跟她说了什么。大约是老刘希望她待得久一点什么的。

周疏桐叹口气,恹恹地坐回去包粽子。

几个队员听到说队长单相思什么的,都起哄起来,让林湘萍说清楚。林湘萍笑着挥手说:“散了吧散了吧,闹着玩的,真当我神婆啊?”

周巡看着手表,说他先走了。

他跑着下了楼梯,走出食堂的时候,看到关宏峰站在门口的梧桐树下面。

“老关。”周巡打招呼,“等我呢?”

关宏峰不置可否地笑笑,问:“你笑什么呢?”

周巡果然满脸笑着,有点停不住的样子,说:“没啊,不知道啊,今天挺高兴吧。”

关宏峰往前走着说:“看来你真该多相相亲。”

“那不用啊。”周巡在后面跟着。

(本来是端午写的,这两天改了改。且看看吧)

评论(31)

热度(2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