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新任护士长把医生护士摁服帖之后,今天开始整顿勤工和病人家属的秩序。


我们这里一来是科室乱,再一个,大把大把躺一年两年的中风病人,家属护工都有点随意。


原来的护士长只要他们把病人管舒服了,细节就睁一眼闭一眼,只要不霍霍到病房外面来。所以有几个病房里花鸟虫鱼健身器材(电器倒是没有)相当温馨。


今天新护士长抄家了。


一个病人家属捧着一缸金鱼问我要不要,护士长不准养。


还有挺好几盆兰花,绿箩,一对桃心鹦鹉。那几个家属都说家里也基本不住人,养不活。问我们要不要。


划船器什么的,说是给病人肌肉训练用的(其实是家属在用),都堆到专门的康复室去了。


康复的主任鼓起勇气找护士长说情,败退。


中午的时候,护士长坐茶水间里喝咖啡发呆。见我倒水,说:“跟他们说不听的,那么多东西挡着,抢救怎么办?我是对的吧?”


我说那几个病人,都已经签字要求放弃抢救了。


“你是第一次当护士长吧?”我问。


“干嘛?”她瞪我。


“加油,加油。”我落荒而逃,“别紧张别紧张。”


但是,这几天的标准化检查,我们科难得的被表扬。

评论(42)

热度(2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