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无差】无题5

两人到了队里。

小汪接了三个新报案,忙得四脚朝天,吼着谁有空去医院做个笔录。刚才那个持刀抢劫的案子,受害人去住院了。

 

周巡说你瞎嚷嚷什么,让你做一天顶梁柱,不是让你练肺活量的。

 

其实小汪已经带着人去过现场了,技术人员在监控中心看视频。关宏峰倒是表扬了一下小汪,忙而不乱。小汪琢磨了一下,这词不大像是夸人的。

 

周巡说那我跟老关去医院做个笔录吧。小汪本来想让师父来接手,自己去医院的。听到这句话愣在当场,不明白为啥队长及队长助理要亲自去做这么个笔录。

 

关宏峰也没反对,步伐轻快地跟着周巡溜达出去。

 

周巡抽着烟去开车门,示意关宏峰上车,笑着说:“让他练练吧。”

 

到了医院,受害人躺在床上吃香蕉。他倒不是被刀砍伤的,是被劫匪从电瓶车上面推下来骨裂了,医生给他打了石膏正躺着呢。周巡一边问过程,一边顺手从病人床头柜上面撇了根香蕉。

 

关宏峰看他一眼。旁边的病人赶紧示意没关系,又给他递了一根。周巡一边吃着香蕉一边记笔记,关宏峰慢慢踱步到病房外面去了。

 

过了一会,周巡问完了,出来找他,问:“无聊了?”

 

“不是。”关宏峰,“又犯病了。”

 

周巡左右看看,指了指关宏峰下面,问:“为啥?”

 

“你吃香蕉。”

 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

“要不?”关宏峰说,“我们?反正挺快的,我也坚持不了多久。”

 

“你说你这话对不对劲?对不对劲?”周巡问。

 

关宏峰想了想,揉了揉下巴说:“那个…..”

 

 

于是去车子里解决一下。幸亏平常因为时不时地私车公用去跟踪啥的,所以周巡车子的反光膜贴得乌漆墨黑,怎么折腾都没事。

 

但是这个速度问题吧,依然困扰着热情高涨的两人。事实证明,关宏峰对自己的估计没太大错误。周巡还没怎么样呢,他就结束了。周巡说换一下换一下,顺手把关宏峰压在座位上,一手捏着他的腰,一手往下面倒润滑液,说再这么一阵一阵的,不准睡,老子弄死你。

 

关宏峰感觉他的手指在进来,他抿着唇缩成一团。

 

周巡嘴上嚷得很凶,动作却小心翼翼得有点犹豫。进去了三个手指,他低头看关宏峰耸着肩胛半侧躺着,突然说:“我怀疑我自己到底是不是同性恋。”

 

关宏峰诧异地抬头看他,结果下面周巡的东西就捅进来了。关宏峰嘶了一口气,还想组织一下语言,归纳一下周巡刚才那话的中心思想,但是没成功。

 

他两手被周巡用小擒拿的姿势摁在后面,周巡的胳膊挽着他的手臂,肘顶在他腰上,一下一下冲击着。两人用力摇晃、吸引着。关宏峰被顶得扭起腰来,说轻点,车子动了。

 

周巡咬着他耳朵问:“那你里面动了没?”

 

“你刚才说你不是同性恋什么意思?”关宏峰问。

 

“我说我得,”周巡用力顶他,“试过才知道。”关宏峰闷哼了一声,觉得他这话逻辑不对,脑子又转不动。尾椎上的刺痛和酥麻火一样燃烧上来,他刚射过,前面没什么反应,但是里面的肌肉抽搐的感觉让他用力吸着气,想转头咬住什么。

 

周巡以为他想挣扎,半个人趴在他背上说:“别动,别动,我快死了,我快死了。”关宏峰反手捞着他的脖子,把他拉下来,咬着他的耳朵说:“闭嘴。”

 

两个人现在像是在搏斗,肢体缠斗、汗湿气促、穿刺摇晃着。周巡觉得世界变得无限地大,又无限地小,所有的感官只剩下了皮肤的触觉,每一寸的皮肤都带着爆裂的闪电,和五彩的音乐和寂静的香味,和,关宏峰。

 

终于,周巡放松下来,扑在关宏峰背上叹气。

 

关宏峰耸了耸肩,把他的头颠起来问:“叹什么气?”周巡说:“你平均三个小时发一次情,老这么搞我容易肾虚。”

 

 

过了几天,关宏峰去心理医生那里继续治疗。医生说:“最近气色不错呀。”

 

关宏峰笑笑。

 

医生问:“是我上次开的那个药,对你有帮助了?”

 

关宏峰摇头,说:“不是,我,只是每次发作的时候,现在能够……”他手抬起来想做个什么手势,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

医生看着他的手,想了一下,问:“你是说,现在有女朋友了?”

 

“不是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医生等着他继续。关宏峰想了想,抬头对医生笑了笑,意思是,这个话题到此为止。

 

医生笑笑说:“我姑且认为你现在,有办法把性瘾症的症状控制在一个范围内。”

 

关宏峰点头。

 

“那么,你是觉得这样不影响生活了,就可以结束治疗。还是想继续挖掘一下原因?”

 

关宏峰斟酌一下,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

“你仍然对现在的状态不确定,”医生说,“但你其实不想跟我讨论。”

 

关宏峰看着他。

 

医生说:“那么,你想跟别人讨论么?比如,你那位…..”他想了想,说,“性伴侣?”

 

关宏峰说:“男朋友。”

 

医生一挑眉毛,强行把八卦之心摁回去,淡定地说:“恭喜。”又坚持问:“你会跟你的男朋友讨论这件事么?”

 

“哪件事?”

 

“伍玲玲。”

 

关宏峰看着他,说:“太复杂了。我不想把其他人拖进来。”

 

这句话,医生已经听了很多遍,他摇头说:“换言之,你不相信其他人能像你一样,处理好这件事?”

 

“我自己没能处理好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医生平静地看着他,心里第一百次骂娘摔笔记本。

评论(7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