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我们医院有个躺了好几年的植物人,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,家属见天来闹赔偿,偶尔在门口扯个“草菅人命”的横幅,到病房找人吵吵架。岁月静好。


那病人暴露性角膜炎我看过几次。


这几天病人老婆又找电视台上访啥的,不知道为啥,说大部分医生都是好的,我只是在谴责你们的制度,比如那谁,对我们特别好。。。。。那谁,是我。。。。。于是院长和记者见面的时候把我也拖去了。


我焉头搭脑地坐那里,偷偷跟医务科的小琪琪说,她看上我什么了,我改行不行?


小琪琪偷偷说,你有没有听说过,远交近攻的战略。


懂了。

(这家人倒也算不上医闹。是老太太接受不了老头的现状。

小琪琪说病人就是先天血管畸形导致的脑卒中,但当时的急诊医生没经验,判断有失误。医院请他们走法律程序。家里人嫌麻烦,说你们把老头养着吧。

老太太这几年一个人住在病房管着老头,隔一段时间把这事翻出来吵吵。小琪琪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石头要背啊。我说琪琪,作为一个两百斤重,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,你还是很文艺的。)

评论(18)

热度(1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