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刚才一个车祸病人,被安全气囊砸到眼睛的,来检查。
我见他左边脖子到肩膀那里,安全带的勒痕,青紫出血,好像刀砍一样。眼睛表面出了点血,结膜有点小破口,于是要散瞳孔查一下视网膜。

散瞳需要等二十分钟,他坐在门口,和老婆两个人,分别在打电话。解释,来不了,东西你们先运去,帮个忙。有些电话怒气冲冲地:“我都要死了,谁管你的破毛衣。”“我都两天没睡了,我才会撞车的。”有几个电话则低声下气地恳求:“马上就来,五点,五点,一定运到。”

他老婆在打电话叫什么人,商量价钱:“你怎么不去抢啊?乘火打劫你这叫。”“我不去,我陪他检查。好好好,检查完了我去进货,我开我开,我行的。”

他倒没有催我。看我喝着茶听他们吼电话,叹着气对我说:没办法,没死就只能挣钱。

评论(20)

热度(1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