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随便的短梗

       周巡跟着一大帮二混子从酒吧出来,凌晨三四点了,天上有些细雨。他点了一支烟,火光照亮了他细碎的胡渣和有些红的眼睛。他用力吸了一口,在冰凉的空气里吐出白色的烟雾来。


        “巡哥。”旁边一个小混混说:“那人。”周巡抬头看了看,烟雾对面的路灯下面,站着一个穿大衣的人。


      小混混在做弹幕讲解,说:“刚才在酒吧里就看着你。”



      周巡笑了笑,抽着烟过去,在栏杆上面踩了一脚,跳过去,到关宏峰面前,说:“我刚才就想说,怎么是你在做我的支援,其他人呢?”



     关宏峰说:“在后面呢。”



     “那你跑这儿来点眼干嘛?”



     关宏峰往自己身上看了看:“很显眼么?”



      “大哥,你就差往自己身上插个霓虹灯了。”



      关宏峰说支援到了,你撤吧。



       周巡往前靠了靠,拿烟盒拍出半截烟,递给他。




     关宏峰把烟抽出来,周巡又拿过去,把嘴里的烟塞进关宏峰的嘴里。那根烟不抽,架在耳朵上。




          “这表示?”关宏峰有点犹豫,“我俩同意了一次,性交易?”




周巡憋着笑点头,说:“走走,开房去。”




他回过身,对几个小混混说:“我找点乐子去,是个新手。”




几个人哄笑起来,让他悠着点。




周巡拉着关宏峰往后面的街道走,说:“关队,出外勤还得保护你,给不给加班费。”




那边,急促的警车声,刹车声,此起彼伏的“趴下!”“举起手来。”




周巡坐在隔街的沿街栅栏上,说:“顺利完工。”关宏峰手里还捏着那半截烟,还给他,说少抽点吧。




周巡说:“其实你也不算太显眼,他们都以为你是买春的。”




“哪里像?”




“老是盯着我看。”周巡笑起来,“演技超好啊。”他抬头,发现关宏峰刚刚把眼神从自己脸上转开。


评论(11)

热度(1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