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安全教育


 

周巡回家开门,换完鞋一抬头,正看见关宏峰从笔记本电脑前面抬头看他,脸上戴着一副眼镜。

 

“唉?”周巡问,“怎么戴眼镜了?近视了?”

 

“老花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去啊,你要戴老花镜?才几岁啊?”周巡上去摘他的眼镜。

 

关宏峰拦了一下,说:“近距离工作,戴老花镜能缓解眼疲劳。”没拦住,还是让周巡拿走了。周巡给自己戴上,左右看了看,皱眉说:“不晕么?”

 

“老花镜是让你看近用的。”关宏峰两手捂着他面颊,把他的脸往下压,看着自己的脸,“看近点就不晕了。”

 

两张脸靠得很近,关宏峰问:“还晕么?”

 

又靠近了一点,两人亲了上去。

 

关宏峰手搂到周巡肩上,想把他抱紧点,周巡却把脸抬起来,摘下眼镜说:“别闹别闹,忙你的。别像上次一样,赶死线,通宵写。”

 

伸手落了个空的关宏峰愣了愣。周巡把眼镜戴在他眼睛上,说:“做饭了么?”

 

“饭好了。买了点螃蟹,你去煮一煮。”

 

周巡进了厨房。关宏峰继续干他的活。突然厨房里哗啦一声爆响,然后一阵锅盖乱响的声音。

 

关宏峰听了听,应该没有着火,继续写批注。

 

“哎哎哎,进去进去!”周巡的怒喝。

 

应该是在赶螃蟹进锅,关宏峰说:“拿冷水煮,别放热水。”

 

哐啷啷一阵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,然后周巡喊:“刀怎么能碎掉?”

 

关宏峰说:“那是陶瓷刀啊,你先别动。”他赶紧从客厅里拿了簸箕笤帚进厨房,见周巡正用手去捡碎片。

“哎!”

 

然后周巡的手就扎破了。

 

关宏峰说:“别动,别动。”他看看那伤口也不大,先把碎刀片扫干净,再过来看看。周巡已经自己在冲水了。

 

关宏峰握着他手拿过来看看,周巡嘶了一声。

 

关宏峰一怔,这种伤口可不至于让周大队长这么喊一声痛。他盯着周巡看。周巡有点心虚地问:“这陶瓷刀多少钱?挺贵的?”

 

关宏峰继续看他,手捏着他的夹克领子往下脱,周巡又嘶了一声。

 

真正的伤口在左边的肩胛上,贴了长长一张纱布。关宏峰把纱布掀开角看了看,十几厘米的伤口,已经细细缝合好了。

 

“刀?”关宏峰问。

 

周巡一边点着头,一边整理衣服,说:“小流氓群殴,嗨,都是死钝的西瓜刀,砍得动啥呀。”

 

“破伤风打了么?”

 

“打了。”

 

“干嘛刚才不说。”关宏峰说,“难怪不让我抱你。”

 

周巡挠挠头,说:“嗨。要不现在抱一下?”他凑近关宏峰说:“顺便做一做?我刚才怕亲上火来,脱衣服让你看见这个。”

 

“不要转移话题。”关宏峰说,“怎么受的伤?他们几个人?”

 

周巡的右手环住关宏峰的脖子,又亲了上去。

 

关宏峰吸了口气,想说点什么,又被亲得有点头晕。

 

周巡问:“做不做?你都老花了,再不做,做不动了。”

 

关宏峰小心地抱着他的腰,避开肩膀,说:“不做。你去沙发上躺着。”

 

他把周巡轰出去休息,在厨房做了菜出来。

 

周巡问:“螃蟹呢?”

 

“你受伤了,今天不吃。”

 

周巡说:“谁说不能吃?你这是伪科学。”

 

“来吃饭。”关宏峰把饭都盛好了,“还有你们今天谁跟你去的现场,小汪?”

 

“我要吃螃蟹。”周巡继续转移话题。

 

关宏峰坐到沙发上说:“吃饭。”

 

周巡瘫在沙发上,说:“食和色都不能满足我,还要吃什么饭。”

 

“什么叫不能满足你?”关宏峰问。

 

 

关宏宇开着车到了关宏峰家的楼下,抬头往上看。关宏峰家在六楼,朝东的落地窗能看到沙发。

 

关宏宇见周巡坐在沙发上,转着头在往外看,就朝上挥了挥手。

 

沙发上的周巡七情上脸,推了推跪在地上的关宏峰,说:“关宏宇来了。”他想站起来,但是关宏峰按着他的大腿,还在不紧不慢地吞吐着他。周巡本来就快不行了,这种时候简直要崩溃了。

 

“去你的,你弟有钥匙。”周巡推着关宏峰的头说,但是下腹的酸胀让他站都站不起来。

 

关宏宇不喜欢坐电梯,跑个六楼基本就当锻炼。到了门口,敲了敲门,马上就开了,关宏峰手里拿着个杯子在喝水,漱了漱口,又吐在门边的垃圾桶里。

 

关宏宇跟着看了看垃圾桶,没怎么在意。他手里拎着个塑料袋,说:“亚楠家亲戚送了两只土鸡来。亚楠说周巡今天受伤了,拿一只来给他补补。”

 

周巡坐在沙发上,腿上盖着毯子,作势要站起来,关宏宇说:“躺着吧,别假客气了。”

 

他自己换鞋进来,关宏峰接了那袋子土鸡进了厨房。

 

关宏宇一屁股坐到周巡身边。

 

周巡的裤子脱了一半还没穿上,只能姿势很虚弱地继续盖毯子。

 

关宏峰拿着一个饭盒出来,说:“今天的螃蟹,煮了才知道他受伤了。拿去你们吃吧。”

 

关宏宇很开心接了,转头对周巡说:“年纪大了,该穿防弹衣还是要穿,亚楠说,今天幸亏是那枪太烂了打不响。不然就不是缝几针的事情。”

 

周巡伸手想阻止关宏宇继续说,关宏峰已经听到了:“没穿防弹衣?”

 

周巡伸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。

 

 

关宏宇坐了一会就走了,说回家去教小饕餮拍皮球,幼儿园明天要比赛。关宏峰说:“你们老是给她穿太少,这种天还穿短袖。不怕感冒啊。”

 

关宏宇说:“是你自己穿太多。”

 

 

关宏峰把门关上,上锁,回头看了看周巡。周巡脚蹬着沙发,姿势僵硬地想站起来。

 

周巡身上现在只有那条纱布贴着,两手背在身后拿手铐铐着,胸口和脸抵在床上,拿膝盖跪着,屁股撅起来。关宏峰握着他的腰,不是很客气地用力撞击着。周巡被顶得一下一下惨叫:“我错了,我错了,我错了。我下次一定穿。”

评论(31)

热度(2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