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狼孩7

上一章 狼孩6

关宏宇暴跳起来,问他是什么时候,关宏峰说职方司对辽国边境山区的地图很满意,想让关宏峰回大同府职方司,教导新人绘制地图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拒绝了?为什么?”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关宏峰不答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关宏峰抬头看他,又低头说:“那时你正要成亲。”

 


 

“屁话!那时候我们又不知道亚楠是坐探,我不能带她回去么?就算不能走,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?”

 


 

关宏峰停了一会,对着火堆深吸了一口气:“大同府不安全。”

 


 

“什么不安全。”

 


 

关宏峰摇了摇头。

 


 

关宏宇把手里的铁签扔进火堆里:“总是这样,什么都不说,什么决定都是你说了算,行。”他团团转了一圈,从大车里拿出自己的行李和几笼丝缎,绑在一匹马上。又骑上去,说:“行,都头大人,属下这就去追赶商队。”

 


 

关宏峰拉着马缰,骂:“大晚上骑马,你不要命了?”

 


 

“留着这命做什么?陪你画那些地图?”关宏宇说:“驾。”

 


 

关宏峰让开气势汹汹的马,浑身颤抖着跟在后面跑了几步:“宏宇!”关宏宇转身看他一眼,拨转马头奔跑了起来。

 


 

周巡已经被他们吵醒了,下了车来,抱住关宏峰。他已经快15岁了,个子和关宏峰差不多高。

 


 

“冷。”他说。

 


 

关宏峰披着羊皮斗篷,还是在发烧,他摇摇欲坠地拉着周巡,说:“要下雨了,他不熟这里的路。”

 


 

周巡抱紧他。“冷。”

 


 

草原的雨倏忽即来,还有冰雹。关宏峰拿油布挡着火堆,怕火灭了。周巡其实帮不上什么忙,蹲在火堆边上看他,说:“关。”

 


 

关宏峰吃惊地转头看他,这是他第一次叫他名字。关宏峰点点头。

 


 

但火还是灭了,关宏峰不大会升火,平常都是关宏宇做的,他恐慌地看着慢慢熄灭下去的火堆。

 


 

他怕黑。


     关宏峰看见瓢泼的雨落下来,他爬进大车里,握着车框,对周巡说,我要是闭气了,用力推醒我。然后往嘴里塞了个布条,免得咬伤。


周巡懵懵懂懂地点头。


关宏峰神思昏聩起来,用力握紧周巡的肩膀。


周巡抱紧他,把他的头按在自己下颌下面,听到他的抽泣声。


“关。”周巡说。


关宏峰落在地狱里,鬼哭的声音,血肉模糊的战场,生灵涂炭,天地刍狗。他被浓稠血液的海洋淹没。火在燃烧,他冷。


关宏峰死劲抱着胸口的一点热气,他快要淹死了,血和泪的深渊,他喘不了气。


肺被气流冲开了,关宏峰猛地呼出了一口气,他睁开眼,漫天滴落的血泊里,有双眼睛在看他。


有人压着他的嘴唇在度气。



 关宏峰醒的时候,听到木柴燃烧的声音,车外有篝火。周巡坐着抱着他,肩上披着件关宏宇的袍子。


他爬出去,看到关宏宇在火堆边。听到声音,关宏宇回头看他:“你这怕黑的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。”


关宏峰点头。


他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怎么回来的,但是问不出口。


 


评论(10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