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狼孩4(没想好攻受,随意)

上一章 狼孩3

  周巡在喜铺里吃了两块高粱饴糖,他正在换牙,关宏峰让他不要再吃了,周巡不高兴了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现在他已经知道有旁人在不要发脾气,但是一回家又把关宏峰扑倒了,张嘴要咬脖子,关宏峰看了他一眼,他也不会真的咬,牙齿在脖子上磨了两下,奈何他有个后槽大牙正要换,晃晃悠悠的,关宏峰伸手进去直接掰住了。周巡又痛又流口水,却没有用力咬他,活生生牙被拔了下来。

 


 

关宏峰赞许地拍拍他头,给他一块黄芩片让他堵着牙根洞。周巡看看牙齿吓不住他,又扑到他背上骑了两下胯。这就有点犯忌讳了,这两年为这事没少打过。关宏峰喊关宏宇过来摁住他,拿苕帚狠狠打了一顿屁股。

 


 

因为给他做裤子也不便宜,是脱了打的。关宏峰看看那屁股,心里想要不干脆自己骑上去吓唬他两下,会不会比较听话。。。关宏峰觉得自己跟狼崽子待久了也不大正常了。

 


 

婚礼那天,新郎新娘郎才女貌地夫妻对拜,送入洞房,关宏峰坐在堂前的椅子上有点发怔。

 


 

周巡被关宏宇的几个酒肉朋友拖去听洞房的墙根。

 


 

其实新婚夫妇也没发出什么声音,几个坏小子就在外面叫,说里面的行不行,不行我们来。关宏宇在里面嘿嘿地大喊了两下,外面刚要鼓掌,关宏宇突然惨叫几声,然后被赶了出来,他灰头土脸地劝外面人回家去,回家去,别在这里闹。

 


 

周巡也被关宏峰叫回屋子里了。然后他蜷在被子里要跟关宏峰睡一起,平常关宏峰是不允许的,但是今天他也觉得心里有点空,没怎么赶他。

 


 

两人躺在床上,周巡还是把自己缩成一团挤在他胳膊下面,关宏峰拍着他背。心里想着事情,职方司同意关宏宇转成坐探,明天要去找新的上司报道。他的生意也可以留在这里,不用费力收拾了,然后就要去西夏,要不要带着周巡?他确实可以保护自己,但是,也许留在这里对他更好。

 


 

第二天,关宏宇悄悄出去找新上司,被胖揍了一顿,因为两个新婚夫妇刚刚发现老婆是新上司,老公是新的下属。高亚楠觉得关宏宇是明明知道,故意利用自己,关宏宇跪在那里解释,老婆我真不知道是您。


 

      后来关宏峰都被拖过来了,坐探和巡卒是完全不接触的两个系统,关宏峰是巡卒里面的都头,比高亚楠高一级,比关宏宇高两级,高亚楠和关宏宇一起跪着跟他见面。

 


 

关宏峰觉得头很疼,只是问:“高校尉,你跟我弟弟结婚是看上他人品,还是只是要个丈夫打掩护。”


亚楠沉默了许久,一个头磕在地上说:“请哥哥成全。”


关宏宇赶紧拉她说:“别别别。这事你跟他说得着么?我自己心里明白就行。真要为了打掩护,你找他更合适啊。”


 下一章狼孩5

评论(15)
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