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恐惧感10

上一章 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恐惧感9

从山上连滚带爬下来的那个人,穿着蓝色的连体工装服,没有戴手套,正满脸惶急地四处查看。

 

但是这时候,周巡的手机响了。

 

那人吓了一跳,攀着一个小树枝就往山下面滑。

 

周巡啧了一声,把手机扔给关宏峰,整个人猛扑出去,拽住那人的胳膊。

 

关宏峰接电话。

 

“师父。”那边小汪喊。

 

“是我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关队啊。”小汪说,“山下的人抓到了,身份证是假的,是个抢劫杀人案的通缉犯。刚才看到这么多警察,以为是来抓自己的。唉,关队,那人开着大巴车跑,没有系安全带,路障一撞,脑袋被挡风玻璃砸得一塌糊涂。”

 

关宏峰说:“先送医院吧,看看有没有脑子出血。”

他还能听到小汪身边有人嚎啕:“警官,警官,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真不是故意要打死他的。”

 

小汪看了那人一眼,耸着肩又问电话里:“那行,送他去医院。关队,我师父呢?”

 

关宏峰抬头看看那边,周巡正扭着那人的胳膊。那人满地打滚还想跑,周巡半跪着拿膝盖顶住他背,一手反剪着他胳膊,一手掏手铐说:“跑什么呀?”他握着那人的手闻了一下,说:“手还臭呢,你手套呢?”

 

关宏峰对着手机说:“你师父抓人呢。来几个人押一下。这里还有一个嫌疑人。”

 

这里的路不适合走,两个人拖着他一个爬山不现实,还是只能等着支援来押人。

 

周巡拎着他到一棵树底下,命令蹲着,然后和关宏峰两个人,各自离开他两步远,左右看着。

 

关宏峰把手机递给周巡。

 

周巡笑笑,往关宏峰那边靠近一步,想说什么。脚底下的人却趁势一个翻滚,朝着旁边的悬崖扑了出去。

 

周巡大惊,纵身去拉,结果连带着他也掉了下去。

 

关宏峰扑到悬崖边喊:“周巡!”

 

“唉。”周巡在下面回应。

 

说是悬崖,其实也不算太陡峭,下面还有树,周巡掉下去马上就攀住了树枝。

 

“他呢?”关宏峰问。

 

周巡不说话,盯着那人看。嫌疑人的手是反绑着的,结结实实砸了下去,卡在一个岩石缝隙里,声音都没了。

 

关宏峰把大衣脱下来,拧了拧,扔到周巡身边,把他拉了上来。他心跳地有点快,扶着周巡的胳膊看了看,又低头去看石头缝隙里的人,然后打电话给当地的派出所,让他们派几个物证的技术人员来。

 

接下来的事情有点复杂,嫌疑人严重的颅脑外伤,昏迷了。虽然有其他单位的物证人员证明,现场痕迹显示是他自己跳下去的。但是目前没有证据说明这人是焚尸案的嫌疑人,周巡拘捕他这一点,就需要审查。

 

关宏峰本来想往自己身上揽,说是自己命令周巡抓人的。但是周巡说瞎扯,那时候哪来的时间下命令。

 

顾局也说,如果要证明他的行为合法,最快的办法就是证明那人就是嫌疑人。这种时候,你就别挤上来了,万一你停职了,只能更慢。

 

于是上级的派了人过来审查,周巡被反复地问询。而且对方的重点似乎是在问周巡,有没有故意胁迫那人往下跳。周巡赌着气被审了很久,差点拍桌子,最后暂时停职回家。

 

周家老头子这回知道儿子受委屈了,怕他待在家里胡思乱想,于是拉着儿子早上晨练,中午买菜,晚上遛公园。周巡不想去,就大骂他不肖。

 

周巡遛了两天公园,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已经开始要给他介绍对象了。赵馨诚打电话要他出来吃饭。周巡说正审查呢,你也是警察,凑什么热闹,不吃。

 

又一个电话过来,周巡看看号码,犹豫了一会,终于接了起来。

 

关宏峰在电话里问他:“在哪呢?”

 

旁边是广场舞的喇叭声“今天~是个好日子~”。周巡堵着一边的耳朵,说:“在公园。你干嘛呢?”

 

“家里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“哦。”周巡说,然后两个人没话了。

 

停了一会,关宏峰说:“行吧,你别有负担。”

 

周巡说:“哦。”

 

然后两人挂了电话。

 

周巡盯着电话看了一会,然后跟老爹说了一声:“我有事出去一趟。”周巡他爸皱着眉头,看儿子一路连跑带窜地去开车。

 

 

关宏峰在水缸边喂鱼,听到敲门声。他打开门,见周巡穿着那身黄色的夹克靠门站着,眼睛盯着他。

 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关宏峰问,现在是审查的时候,私下见面确实不合适。

 

周巡摊摊手。

 

关宏峰往里面一偏头说:“进来说。”

 

周巡一进门,突然抱着关宏峰就亲了上去。关宏峰手里还拎着磷虾干的鱼食罐子,不由往后退了几步,总算找到桌子把罐子放下,推了周巡一把,说:“做什么?”

 

周巡继续抱着他亲,亲一口说一句:“我觉得,”再亲一口,“你这人有毛病。”再亲,“非得我倒点霉你才对我好点。”

 

关宏峰被他推着走,亲晕了,脚都不稳地揽着他肩膀说:“我什么?”

 

“每次我都是差点光荣了,你才能让我抱一下。”周巡把他摁在沙发上,单膝跪在他两腿间,说:“所以我琢磨着,我这几天倒大霉了,这身衣服都得脱了。”他说的是警服,但是自己在脱夹克,“你是不是能对我脸色好点?”

 

关宏峰张嘴想辩解一下,又被周巡堵着嘴一阵亲。周巡的手撕着他的T恤往上拉,摸着他腰上的皮肤。

 

关宏峰等他松开,才用力喘匀了一口气,盯着他说:“你疯了?!”

 

周巡气阻了一下,抬头问了一句:“真的不行?”

 

关宏峰往后退了退,周巡又前进了一点,两人僵持着。

 

门铃响了,关宏峰往门那里看了看,周巡不肯动,盯着他的眼睛说:“别去。”关宏峰犹豫了一下。

 

门铃又响了两声,而且有敲门声:“哥。你在不在?”

 

关宏峰咬牙推了周巡一下,周巡泄气地坐到沙发前面的地上。

 

关宏峰开门。外面关宏宇笑嘻嘻地手里拎着一提啤酒,说:“哥,找你喝酒。”

 

关宏峰一手抓着门,一手按着门框,不让他进去,说:“我不喝酒,你什么事?”

 

“我。”关宏宇挠着头发。

 

“说。”关宏峰对他说。

 

“我就问问,亚楠她喜欢啥?”关宏宇说。

 

“尸体。”关宏峰冷冷地说,“你俩不合适。”

 

关宏宇嘴一抽,靠着门说:“关宏峰,我是不是撬你墙角了?是,你俩都是警察,都一身正气,她喜欢尸体,你也喜欢尸体。所以我跟她不合适是吧?”

 

关宏峰说:“所以你拿着点啤酒来套我话?”

 

关宏宇有点烦躁地抓头。

 

关宏峰说:“我说你俩不合适是因为你那些神眉鬼道的偏门生意和朋友,你觉得高亚楠会喜欢你这个?”

 

关宏宇叹口气,把手里的啤酒塞进关宏峰怀里,想进房间里。关宏峰一手拎着啤酒,一手还是堵着门,说:“自己去问她喜欢什么,问我干什么?顾局都想撮合我和高亚楠,我俩要是有意思,你连侄子都该有了。”

 

关宏宇刚才一脑子都是自己的事情,现在听了这话才重新打量了一下他哥,这种乱糟糟的头发、衣服还有发红的眉眼,突然醍醐灌顶,唉地一声往后退,绷着脸上的笑,说:“哦~屋里面,是谁啊?”

 

“反正不是高亚楠。”关宏峰低了一下眼睛。

 

“是你喜欢的人?”关宏宇说。

 

“对。”关宏峰看了他一眼,“是我喜欢的人。”

 

评论(21)

热度(1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