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恐惧感7

上一章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恐惧感6


接下来的日子,周巡真的停职休息,跑去看心理医生。

 


 

单位定点的心理医生是市精神病院的,那个女医生定期过来做咨询、创伤后评估。

 


 

周巡他们都知道她的口头禅是:“正常啊。很正常。”周巡估计他就算说自己是个同性恋,试图强奸某同事,她也会一脸淡定地说:“这种情绪其实是很常见的,你什么时候开始有的?”

 


 

两个人聊了半小时,医生给周巡的评估是正常。

 


 

周巡回去上班,关宏峰不同意。

 


 

正碰上家里一个亲戚九十多岁寿终正寝,周巡的爸爸难得坐一回儿子的车,去乡下吊唁。

 


 

乡下现在住的人少,一路上开过去都是树,路倒是都能开车,只是阴森森的鸟鸣虫声。

 


 

周巡车上还带着两个叔叔,一个叔叔在感慨还是乡下空气好。结果没说完就闻到一股焦臭味。另外一个叔叔说乡下的各种小场作坊乱排放没人管,空气好个屁。闻闻这味道,化工厂。

 


 

周巡爸爸突然说:“兔崽子,开错路了!”

 


 

周巡没理他,脸色凝重地寻着远处那个浓烟滚滚的烟囱。

 


 

关宏峰带人赶来的时候,当地的派出所民警已经在了。派出所所长胖乎乎的,面色惨白,死劲握着关宏峰的手,说:“关队啊。这,这,我们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。”一锅炉烧焦的尸体,到底是几具都不确定。



周巡对着关宏峰一摊手,意思是,你看不是我不肯休息。


锅炉房里放着很多简易的监控,监视着四周。周巡一靠近,里面的人就撤离了。尸体被长期冷冻过,再烧,虽然部分没有碳化,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。

 下一章

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恐惧感8

评论(11)

热度(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