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恐惧感5

上一章

 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恐惧感4

 

但是台子还在周巡手里,就开始响了。巡特警大队报告,甘泉路疑似发现通缉悍匪“唐牟平”。

 

关宏峰想拿台子,周巡已经接起来,一边招呼备班的兄弟们起来,一边一连串地要求巡警隐蔽、增援、疏散群众。

 

悍匪唐牟平,是临市六起绑架杀人案的主犯,绑票杀人,累累血案。通缉令已经下了一年多,最接近的一次,他被几个警察堵在一个城郊的立体停车库里。结果他手里拿着一个松发式的手雷,表示我这里一松手,只要两秒钟,大家一起死。

 

因为车库里还有其他人,警察们一犹豫,他就从三楼的停车库上跳到了二楼,开着车扬长而去。

 

周巡带人去领枪。关宏峰看着窗外的黑暗,深吸了两口气,也跟着一起去。

 

到了地方,周巡在车子里命令大家检查配枪和防弹衣,交代小汪陪着关宏峰。

 

小汪还问,要不要叫狙击手。

 

周巡揍他头,说:“松发式的手雷,他爆头了就松手了。”

关宏峰说你穿防弹衣。

 

周巡挥挥手,说:“手雷啊,穿防弹衣有什么用。行动。”

 

一队人跟着周巡下车。

 

车外面,被民警团团围住的唐牟平,双手都拿着手雷,臂弯里,勒着一个大排档的服务员,正慢慢向一辆蓝色的马自达移动。

 

周巡近前根本没跟他废话,命令周围人疏散,然后直接扑了上去。

 

唐牟平吃了一惊,这种时候他看来是必须松开手里的手雷,但是关键时候,他居然就怂了,眼睁睁被周巡扑倒,摁住了双手。旁边蓄势待发的警察们一拥而上,七手八脚把手雷夺了下来,一阵拳打脚踢把他拷上了。

 

周巡喘着气坐回到车子里,发现关宏峰看着他。周巡谦虚地笑了笑,表示这没什么。然后听到关宏峰冷冷地说:“周巡,今天开始你停职。一周之后再来上班。”

 

“为什么?”周巡说,“没事的呀。那种人我心里有数的,杀别人穷凶极恶,到杀自己的时候都得怂。哎,上次那个杀人犯,被我们堵在房间里要自杀,拿着氰化钾就是吃不下去。他那个手雷我怕他?”

 

关宏峰不说话。

 

到了警局,大家本来欢欣鼓舞的,但是看到关队的脸色不好,都安安静静干活去了,这么个大案子,又要审讯,又要联络临市的重案组,还要向公安厅汇报。都很忙都很忙。

 

于是只有被停职的队长助理,周巡,堵着队长的门在问:“干吗,干吗?停我职干吗?”

 

关宏峰坐在椅子上盯着他看,说我怀疑你脑子不正常。

 

周巡把门关上,坐到他办公桌上,好言说:“我知道你担心我,但是我脑子很正常。”

 

关宏峰把脸转开,说:“下了班去心理科做评估。”

 

周巡拍桌子喊:“关宏峰,你是不是一直怀疑我今天脑子不正常?少来借题发挥,这么点事情,人救了,犯人抓了,你停我职?”

 

关宏峰站起来拎着他衣领说:”这叫借题发挥?你觉得你今天正常么?两个松发式手雷,你直接冲上去?”

 

“我今天怎么不正常了?”周巡被他拎着衣领说,”你根本不是因为这事觉得我不正常,对吧。你是觉得我想跟你上床,我才不正常。”

 

关宏峰眼睛一抬。

 

周巡闭嘴,停了一会,挣脱开他的手,说:“行,我停职,你怎么舒服怎么来。你要是觉得还是受不了我,我申请去西区支队。”

 

关宏峰不说话。

 

周巡一边往后退,一边说:“昨天你真没亲我?”他点头,说,“也是,日思夜想的,都出癔症了,我也是该放手了。这事真对不起,性骚扰您了。”

 

他打开门,出去了。

 

关宏峰颓然坐进椅子里。

 

过一会,小汪进来问:“关队,怎么了?您真把我师父停职了?”

 

关宏峰抬头看看小汪,问:“是,我让他休息一下。犯人审讯怎么样?”

 

小汪苦着脸说:“我,我这个,审讯本事。我师父也不在,要不关队您去?”

 

唐牟平死猪不怕开水烫,对着审讯一言不发。但关宏峰还是用了两个小时就把他审崩溃了,不但承认了6起绑架杀人案,还主动交代了几起在另外省份流窜时候做的抢劫杀人案。

 

白班的同事来了,关宏峰交代了一下后期的审讯重点和后续事宜,就去备警楼睡觉了。

 

结果进了总值班睡觉的房间,发现上面躺着人,周巡。周巡睡得不是很安静,在磨牙,喉咙里有压抑的粗重呼吸声。

 

关宏峰就拉了张椅子坐他边上,盯着他脸看,想着他说“你真没亲我?”不由盯着周巡的嘴唇看了许久,然后摸着他的头发,低头亲了上去。

下一章

【白夜追凶】【关周】恐惧感6


评论(10)

热度(1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