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恐惧感(1)

(时间线是关宏峰还是队长的时候,周巡是副手,所以有点弱气。)

       嫌犯的情绪有点失控了,右手挥着刀,左手勒着人质的脖子,掌心里捏着炸弹遥控器,大喊多死一个赚一个。他怀里的人质小姑娘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,不敢发出声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周巡手里拿着矿泉水,满脸堆笑地面对着嫌犯和人质,耳朵里是关宏峰的指挥声:“狙击手就位。”

 

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千钧一发,被其后的新闻报道大书特书,记者们连周巡的心理状态都写得曲折勇毅、引人入胜。虽然其实周巡当时根本没有想什么。

 

他趁着递矿泉水的时候,把人质拉进了怀里,拼命往远处滚。

 

与此同时,远处的狙击手把嫌犯一枪爆头。

 

接下来,关宏峰带着爆破组的特警冲上来,把嫌犯连同身上的炸弹背心套在一个爆破桶里。

 

炸弹没有响,和关宏峰预料的一样,那个嫌犯用的是高当量的煤矿炸药,而他自己焊的简易触发器,根本达不到引爆的强度。

 

但是现场的人员这时候不会想到,这是关宏峰的功劳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周巡身上。现场的名义指挥是某某厅长,上来用力地和周巡握手。几十家的记者被武警们拦了一天,这一会都冲上来对着周巡一顿猛拍。人质被几个女警抱着离开了。周巡有点茫然地面对着闪光灯。

 

后来老刘开始上前接手媒体。关宏峰继续指挥着现场搜索,继续查找嫌犯放置的其他炸药。小汪递给周巡一瓶水,让他坐在指挥车旁边休息一下。

 

拿着指挥台的关宏峰,转头看到周巡手里拿着水,慢慢地凑到嘴边喝,瓶盖没有打开。

 

关宏峰走过去问::“怎么样?”

周巡转头看他,啊了一声,又说:“什么?”

 

他脑子里嗡嗡作响,全是刚才狙击子弹的爆啸声,他刚才离嫌犯那么近,看到那些血从颅骨里流出来,黑的,粘腻得仿佛滴不下来,然后嫌犯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色,鲜红的动脉血从口鼻里喷溅出来,溅了周巡一头一脸。那人的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响声,仅存的一点意识还要去按手里的爆炸遥控器。厉鬼一样的笑容。

 

“你还好么?”关宏峰问周巡。

 

“我好着呢。”周巡笑着说,然后发现嘴里咬着矿泉水的瓶盖,他低头想把瓶盖拧开,手伸了两下,好像不知道要干什么。

 

关宏峰帮他把瓶盖拧开,看着他喝水,帮他把头发上的一块血迹擦掉,说:“回单位去洗个澡。”

 

小汪带着周巡回备警楼洗澡,周巡和他有说有笑的,小汪也没在意,说师父你先睡一会,我过去帮忙了。

 

等到关宏峰带队回了警局,发现小汪也在,没说什么,悄悄到了备警楼去看周巡,发现他还穿着刚才的衣服坐在宿舍里,发呆。

 

关宏峰问:“洗澡了没?”

 

“啊。”周巡好像自己刚回来一样说,“正要洗呢。”

 

关宏峰看他从柜子里拿自己的换洗衣服,慢悠悠地进浴室洗澡。但是过了一会,浴室里传一声惨叫声。

 

关宏峰冲进浴室,发现周巡赤条精光、龇牙咧嘴地在关淋浴器。

 

周巡见关宏峰进来,说:“妈的,食堂的锅炉烧煤不花钱是吧。”他们宿舍的热水是食堂锅炉供应的,不加冷水就几乎是滚烫的。

 

关宏峰看他的背上一片红色的烫伤,赶紧到外面冰箱里拿了一盒速冻饺子,进来摁在他背上冷敷着,说:“你怎么了?冷水都忘了开。”

 

“卧槽。”周巡背上被冰冷的盒子一碰,寒毛都竖了起来,想躲开,“什么我怎么了?分心了呗。”

 

但是关宏峰认真地抓着他肩,给他敷着,说:“你害怕了?”

 

周巡突然蹲下说:“怕个屁,你先出去,我怕什么,我怕什么?”

 

“你是害怕狙击的子弹离你这么近。”关宏峰忧心忡忡地低头看他, “我也怕。”关宏峰说,“我怕他打到你。”

 

周巡转起头看他。

 

“怕很正常。”关宏峰俯身看着他眼睛说,“想哭就哭,想喊就喊,害怕就害怕。没事的。”

 

“我。”周巡沉默了一会,又转头蹲着,脸靠在膝盖上说,“我不害怕。”

 

关宏峰手里还拿着盒子给他冷敷着,说:“放你一天假,今天回去睡觉,喝酒,拳击场找几个人打打,随便你。明天心理医生会来找你做评估。”

 

“不用了。”周巡转头说,“这么多事儿呢?”他声音嘶哑下去。

 

关宏峰想说你先站起来,但是看到周巡脸红得脖子根上都透着汗。他一怔,突然明白周巡蹲在那里不起来,是因为勃起了。

 

关宏峰呃了一声,说:“没事的,生死一瞬间的时候,现在这种情况也正常。”

 

“我不是害怕。”周巡说,“也许,也许其实是,害怕,只是看着那人的头爆掉,我,我脑子里现在全是乱糟糟的,东西。我,我不是怕,我想做爱。”

 

关宏峰手里拿着花洒,正在帮他调水温,闻言往后退了一步,说:“也好啊,很正常啊,这种排遣方式还是比较健康的。那,那你有女朋友么?要不,去找个好点的宾馆,我给你报销。”

 

“我没女朋友!”周巡说。

 

“扫黄组那边找张小广告的名片……”关宏峰认认真真想着想去浴室外面拿电话。

 

周巡闷闷地说:“你让我招嫖?”

 

“别在意这种细节,你真要是想做的话,总比憋在心里难受好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猛地站起来把关宏峰扣着手腕压在墙上,说:“不是。”

 

关宏峰挣了一下,周巡赶紧把手放开,脸靠很近地盯着他看。

 

关宏峰呼吸都停了,头往后仰,问:“周巡?”

 

周巡刚才脑子里翻来覆去的,其实一直是自己跟眼前这个人的18禁小电影。他现在知道自己精虫上脑,还脱了衣服,勃起状态地对着他。

 

周巡蹲下去,抱着膝盖说:“你别折腾了,先出去吧,我自己解决一下。”

 

关宏峰赶紧往外走,他能很理解地说,经过这样的事情,情绪有点波动很正常,但是刚才他直觉,周巡其实是认真的,认真的想跟他做。

 

关宏峰站在浴室外面,听着里面的水声,过了有半个小时,听到水声停了。关宏峰听到叹气的声音。周巡在穿衣服,然后走出来,迎面看到关宏峰站在外面,卧槽了一声,说:“你还没走?”

 

“我有点担心你。”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往自己身下面望了望,回头看他:“担心我没撸出来?”

 

这话也不知道玩笑还是真的。关宏峰顿了顿没接话。

 

周巡说:“不是,你这表情什么意思?我今天不撸出来,你就怕我脑子不正常了?”

 

关宏峰有点尴尬地说:“那我先回去了,你睡一会。”

 

关宏峰出去,周巡坐在床上,低头盯着自己的裤裆看了一会,手伸进去自己又掏了掏。结果门又开了一下,关宏峰进来说:“周……”

 

周巡赶紧把手拿出来,抱怨说:“关队!”

 

关宏峰转身想出去。周巡一个猛扑把门合上了,撑着胳膊把他圈在怀里,问:“关队你能帮我解决一下么?”

 

其实关宏峰已经出去了,周巡刚才是在意淫。

 

他等着关宏峰把门碰上了,自己拿毯子盖上,认认真真躺着,手伸在下面继续想着关宏峰刚才在浴室里的样子。

 

但还是不行,其实今天这个状态根本不叫精虫上脑,确实是害怕。周巡试了好一会,还是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空的呼啸声和各种纷乱的杂音,那些黄色小电影还在努力保护自己不被更深远的恐惧吞噬掉。

 

周巡有点哭笑不得地放弃了,打算睡一会。睡不着。一闭上眼睛又听见在耳边炸响的枪声。

 

他拿枕头捂着耳朵,心里数着羊,想睡过去。脑子里血管的声音越来越大,呼吸越来越急促,他又看到那双瞬间滴出血来的眼睛。周巡大汗淋漓地坐起来。

 

身边有人,周巡扶着那人的胳膊用力喘气。然后抬头,发现是关宏峰。

 

关宏峰看着他。

 

周巡也看他,两人的手握在一起,周巡突然拖着他的手往自己下面握。

 

关宏峰挣扎了一下,被周巡咬住脖子。他感觉自己的手碰到周巡的阴。茎,被强行握住来回地摩擦。周巡咬着他脖子的皮肤,轻声说:“帮帮我。”

 

下一章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恐惧感2

合集望春花的《白夜追凶》同人相关目录

评论(21)

热度(1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