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刚来一个病人,很严重的糖尿病眼底病变,因为要往玻璃体腔注射雷珠单抗,来问一下报销事宜。

我说糖网不能报销,只有老黄可以。他要我给他写成老黄,说病历不就是你们随便写写的?

被迫扯皮三十分钟。

他开始坐在我的诊室里给各种人打电话,一会说给上海某院长打电话,一会说给医保局局长打电话,一会说钱不是事情,一会儿说社保局我的关系我会搞不定?

我也不知道是打给我听的,还是真的跟人打电话。我叹着气劝他实在觉得贵,糖网打激光也是可以的。

他坐那里发了一会呆,问我如果以前血糖管好,是不是就没这个事情了。

我劝了他几句,然后走了

评论(20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