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(4)


上一章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(3)


这是,错的,关宏峰万分肯定这一点。

 

而且是他自己先亲上去的,关宏峰也万分肯定这一点。

 

只是这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是怎么样的,关宏峰有点理不过来。

 

现在也没办法理。关宏峰被周巡柔软的嘴唇,乱磕的牙,横冲直撞的舌头弄得呼吸困难。还有他一大早都是面包味道的口水,绷紧到抽搐的胳膊,滚烫的脸,和,眼泪。

 

周巡把关宏峰微微放开点,喘口气。关宏峰伸手,帮他把眼皮下面的那一点眼泪擦掉。

 

两人对视了一下,关宏峰转开眼睛,想说去上班,但是周巡一点机会没给他,又往关宏峰脖领间亲下去,手在关宏峰的衬衫下面摸索。

 

关宏峰想要阻挡的手被周巡压住了,整个人被他掐着腰坐到水槽上。

 

关宏峰一脸懵逼地感觉周巡的手开始往自己皮带下面伸。

 

现在已经不是,错不错,逻辑不逻辑的问题了,是他很可能大早上被压在厨房水槽上面脱裤子的问题了。

 

“周巡,周巡你特么冷静点。”关宏峰一边说着,一边用力挣脱。他也一直没发现,两个人的体力差距这么大。

 

但是突然,周巡的力道一下子消失了。关宏峰整个人一个侧仰,坐进洗碗槽里。

 

关宏峰湿漉漉地从水槽里爬起来,不出所料地看到地上又是一摊衣服。他心情复杂地从衣服里把半尺高的周巡扒拉出来。

 

两个人对视了一会。周巡颓然坐在地上。关宏峰也坐在地上看着他,缓缓说:“第一次,你变小的时候,我在给你做人工呼吸。”

 

周巡抬头看他。

 

“然后,今天早上你复原的时候,你在…..亲我?”关宏峰问。

 

周巡抬头看他,眼睛里有点惊喜,说:“对,对,现在也是因这个,那,那再亲一遍?”

 

关宏峰谨慎地说:“可以试一试。不过,你,等会我们得去上班了,最好带你到医院还是物证中心里抽个血”

 

周巡挠着头发说:“啊。”

 

 

于是两个人,穿得整整齐齐地开着车,先去了医院抽血,医生说先验点生化和免疫系统相关的检查。再留了一管血,去物证中心,跟何主任说了昨天周巡发生的事情。

关宏峰说:“无意中发现,嘴唇接触,他好像能复原,也能再变小。”他手机里有今天早上,周巡变回去的过程。小小的周巡躲在毛巾被里,关宏峰上去嘴唇亲了他一下,就变了回来。

 

何主任一脸呆滞地看了一会视频,又想了一会,又欲言又止了一会,终于问了一句:“你们不是开玩笑吧?”

 

周巡在边上皱着眉头示意你傻呀,关宏峰正儿八经地摇了摇头。

何主任又欲言又止了一会,问了一句:“无意中发现?你怎么发现,那个,嘴,嘴唇?”

 

关宏峰点头,说:“当时他呼吸停了,在做人工呼吸的时候发现的。”

 

何主任看着对面一脸正气的两个人,暗暗觉得自己低俗了,问了一句:“那么,和其他人试验过么?你觉得是口水的原因,还是唇黏膜的原因?”

 

关宏峰摇摇头,周巡想了想,看着何主任说:“要不……”

 

何主任眼看着他是要站起来,对着自己试试,赶紧说:“那个,那个,回去慢慢试,别,别人,总有愿意的。”

 

于是何主任说血样先验着,让他们等结果。


于是两个人走出去。

 

关宏峰路上想着,何主任的问题有道理,说那有一个吸毒昏迷的年轻人还在医院里,去看一看,他有没有这种症状。

 

那个昏迷的人躺在床上。他爸爸骂骂咧咧在给他翻身擦脚,说:“死了好,死了干净,你个没用的东西,烂在床上就不要起来。”

周巡告诉他爸爸说,有其他中毒的人,好像嘴唇相碰地亲一口,病人的症状会有变化。那个爸爸二话没犹豫,上去亲了儿子一口。

一点变化没有。

那个中年汉子一边骂骂咧咧地说周巡胡扯,一边擦着眼泪到外面去了。

周巡看看外面没人,让关宏峰赶紧试试。看看到底是不是只有关宏峰才有效。

 

关宏峰跟个变态似的,飞快地亲了一口那病人。

 

没有变化。


下一章 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小人儿5


我写的《白夜追凶》同人相关目录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26)

热度(1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