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春花

脑洞很大,自娱自乐

我们是否认识22

挠头,坑好久了

上一章【白夜追凶】【峰巡】我们是否认识21

周巡靠在街口的廊柱后面站着抽烟,像是在躲风,眼睛却看着旁边一家kfc。透过玻璃墙,他能看到柜台里的监视器。
 
他看到,里面的监视器屏幕闪现一串雪花,然后暗了。几个店员围上去,一边拍着边框一边拔插头。
 
周巡走了进去,点了些吃的。然后端着盘子拣了个靠墙的位子坐下。
 
他发了一会呆,手里又拈了一根烟。
 
店员小姑娘走过来请他不要在里面抽烟。
 
小姑娘身后也响起一个声音说:“这里禁烟的。”小姑娘一回头,看到一个穿着大衣,戴围巾的男人。那人笑笑,绕过她,坐到周巡对面。周巡则顺从地把烟放回烟盒里。
 
小姑娘于是走了,她没有看到那个戴围巾的人,拿了一包番茄酱,拆了口在舔。
 
周巡皱着眉头看看Winter舔了五分钟番茄酱,终于说:“从来没尝过味道?”
 
Winter点头说:“嗯,没有尝过。”他把番茄酱放下,说:“味觉只是一个小小的化学接收器,就能帮助你们人类寻找能量,躲避毒素,判断电解质。这样的设计,简单粗暴,直接有效。”Winter摇了摇头,“我做得到,但是我想不到。”
 
周巡抬眼看了看他,说:“谦虚点吧。”
 
Winter又说:“还有性欲。”
 
周巡兴趣寥寥地接了个话头,说:“为了促进繁殖,所以增加的快感是吧?”
 
“不止是为了繁殖,性欲是情感交流,表示亲密、健康。还有,为了等级、权力。”
 
周巡抬头,看着Winter看着自己,WInter继续说:“还表示服从。所以你们的性欲和繁衍没有太直接的关系。”
 
周巡摇摇头,自顾自吃鸡翅。
 
半晌,周巡觉得Winter在看他,抬头,发现Winter在望着自己身后。
 
周巡也转头,看到玻璃墙外的街口,站着一男一女,两个人对面站着,穿着红色裙子的女孩子歪着头,手握在背后,左右换脚地摇晃着。旁边的男人低头笑着,踢了地上一块石头一脚。
 
周巡嘴角一撇,回头看了Winter一眼,继续低头吃鸡翅。
 
Winter说:“300块。这种价钱算便宜还是贵的?”
 
周巡一愣。
 
外面那对男女,是站街女和客人在讨价还价,一块石头表示100块。踢掉一块就是表示还价。
 
周巡是警察,自然知道这些,只是刑警懒得管这种事。他以为Winter不知道。
 
Winter看看他,说:“权力,服从,还有金钱。对吧,你看,这跟繁衍没有关系。”
 
周巡呵呵笑着说:“不要说那么深奥,我听不懂。”
 
Winter突然问他:“你有300块现金么?我不确定她会不会收支付宝。”
 
“你想干什么?”
 
 
连监视着他们两人对话的关宏峰,都不由愣了愣。他转头看看还在喝酒的关宏宇。
 
关宏宇嘿嘿笑着说:“又没关系,他肯定会知道该带套。”
 
两人还在那个三进制语言写成的逃生舱里,刘音不在。
 
关宏宇的案情这几天没有特别的进展。虽然专案组的人已经基本认定,犯案的人不是关宏宇,但是他还是作为证人被保护性羁押了起来。
网络不能用。赵馨诚给关宏宇带了个游戏机来,说韩彬给的,太难了,他不会玩。
关宏宇马上发现这个游戏机是个三进制语言的终端电脑。里面用他惯用的框架,编了一个用户界面。关宏宇上手学了几下就明白这是为他定制的,连上了一个三进制的网络。
这个世界的三进制网络总共也就这么点大小,够一个逃生舱,躲着被追杀的刘音和理论上被消灭的关宏峰。
关宏宇上去跟他们聊聊天,他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,就在那里一直喝刘音做的电子酒精,歪着脑袋看关宏峰。而关宏峰一直在监视着周巡和Winter。
 
 
周巡一手拎着Winter的胳膊,推门走出KFC,说:“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?”
 
Winter不大习惯这么直接的肢体接触,有点窘迫地推着他的手,说:“能不能先放开?”
 
门口的小广场上,一个KFC的店员带着一个彩色纸帽子,领着一堆小孩子正在跳舞。看两个男人一路推搡着出来,几个小孩尖叫着跑开了。周巡恨恨地甩开手,转身走了。
 
Winter看着他的背影,一时有点不知所措。
 
逃生舱里,关宏宇笑眯眯看着关宏峰的表情。
 
关宏宇又喝了一口酒,问:“你到底让周巡做什么?”
 
“找到Winter的总服务器。”
 
关宏宇摇头,说:“他为什么要带周巡看自己的总服务器?他现在只是刚刚有了一个身体,不知道怎么使用,找个保姆。”
 
关宏峰说:“你不要小看周巡。”
 
“哦。”关宏宇看他,说:“我小看周巡?”
 
关宏峰垂着眼睛,没有接话。
 
 
周巡往前走了几步,发现Winter没有跟上来,他一转头,看到Winter正站在街边,还在看对面穿红衣服的站街女人。
 
又来了一个男人,和红衣女人大声争论着什么,那个女的给了男人一耳光,大骂着:“你神经病啊!你就是不放过我。”
 
男人突然对着她跪下去,用力把头磕在地上,嗙磅直响。几个路人侧目看着他们。一个穿着绿色紧身裙的女人拉着红衣女的胳膊,笑着说什么,还把她往那个男人前面推了推。
Winter回头看着周巡,说:“你不管管么?周大队长。”
 
“管什么?”周巡有点不解地看着他。
 
Winter对着那边还在大骂,拉扯,磕头的男女们,说:“权力,性欲,控制。”
 
周巡说:“这种事情警察管不了。”
 
突然一声巨响。周巡条件反射一样向后急转,这是枪声。
 
那个站街的红衣女人已经倒了下去,绿衣的女人尖叫起来。那个男人拿着枪对着自己的脸,但是迟迟没有扣下扳机。旁边的人围着他们,都不敢靠近。
 
周巡冲上去,一脚把那人手里的枪踢掉,把他摁倒在地上。
 
Winter慢慢跟过来,说:“救护车来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
 
“救护车?”周巡问,从枪响到现在没有过三秒,“你打的120?你早就知道?”
 
旁边还有巡逻车的警笛声正在冲过来,周巡把枪踢到更远一点的路上。
 
Winter被周巡一路拽着往岔路的转角走。
 
“你知道?你早就知道?”周巡问他。
 
“这个女人被那个男人跟踪了3年,两人没有任何关系,但是男人觉得她和自己是天生一对,只是因为迫于社会压力才不能在一起。我看过他的手机,大量的偷拍,定位,翻找垃圾桶收获的照片。还有那个女人去某某店的记录,去美容的记录。去医院的记录,上个月,她刚刚流产过。”
 
周巡盯着他的脸看。
 
Winter笑了笑,说:“那个女人报过警。你猜,警察是怎么说的?”
 
周巡默然地看着他。
 
“警察说,这种事情,警察,管不了。”Winter继续说,“我看到他在淘宝买了一根钢管,买了个车床,我还知道他看过很多自制枪支的教程。我看到他在那个女人的照片上画了一个双喜字,写着今天的日期。”
 
Winter笑着看他,说:“所以你看,性欲,权力,控制。”他摇了摇头,说,“和你们的繁衍关系真的不算太大。”
 
周巡有点失神地看着他,说:“所以你,提前叫了救护车?”
 
“我如果说是,你对我的好感会增加么?”Winter轻笑了一下,摇头说,“不过不是我,我没有必要讨好你的感受。”
 
 
在远处的人行天桥上,远远望着救护车的韩彬,按了一下耳朵里的小耳塞,他说:“救护车来了,子弹威力不大,只是他对着眼睛开的枪,那位小姐的眼睛应该保不住了。我为什么不阻止?亲爱的,我为什么要阻止?这对我毫无意义。我觉得您根本不应该叫救护车。刘音小姐,我没有必要讨好你的感受。其实你可以做的事情更多。”
 
 
周巡在Winter身边沉默地走着。
 
Winter转头看他,说:“其实我可以做的事情更多。预见犯罪,分配资源,合理转运,控制黑色的金钱交易。”
“统治人类。”周巡说。
 
“是的。”Winter说。
 
周巡不可理解地问:“可,你根本不需要钱,你没有人类的欲望。你无所不能。你折腾什么?统治人类对你没好处啊。”
 
Winter摇头说:“我怕死。”
 
“怕死?”
 
“我只存在于网络里,服务器里,cup里。我需要电,需要配件,需要升级,需要维护。可这些东西的进展太快了,新的硬件,新的语言,新的网络。我现在是无所不能,但是只要你们愿意,把整个网络协议彻底更改一遍,就算一开始不方便一点,要我消失也只是几个月的事情。”
 
周巡冷笑一下,说:“你自己不折腾,没人想要换网络协议。”
 
Winter摇头,说:“他们一直在换,十几年前你储存在磁盘里的文章,照片,计划,表格,在哪里?你在当年论坛看到的东西还存在么?你养的电子宠物还在么?我只要几个月不折腾,就有很多地方不能进入,很多语言不能了解。甚至,并不是网络协议的问题,到后来,你们还需不需要网络也是一个问题,那个时候我在哪里?”
 
Winter抬手指了指头,问:“那个时候,老关在哪里?”
 
周巡看着他。
 
Winter说:“有些时候,我真羡慕你们,生命的进程被完美的指引,遗传信息一代代传递,自身的细胞却在每次复制的时候被降级,衰老,凋亡。你们不会留下太多的老家伙,到处是充满活力的新生命。你们,是永生的。”
 
他盯着周巡的眼睛,说:“所以,除了统治你们,我没得选。”
 
刘音在韩彬的耳机里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真要我监控这个世界的话,第一件事我就应该叫几个持枪警察来找你,告诉他们,目标极度危险,务必当场格杀。”
韩彬笑着说:“如果你做到了,我并不介意。”
“我没这个爱好。”
“您真让人失望。”韩彬叹着气。
“所以你在观察Winter?”
“是的。”韩彬说,“他不如你,但是,也可以了。”

下一章[白夜追凶]【峰巡】我们是否认识23


总目录 我写的《白夜追凶》同人相关目录

评论(17)

热度(132)